你好,我是SAKIYA。
「试图用谎言架构真实人生的愚蠢人类」

【我的英雄学院】【胜茶车】「魔が差した」「一时入迷」

*毕业五年后,两人交往设定

*车,开车!新手司机请多指教

*ooc属于我,没有ooc的都属于平哥

丽日浑身酸痛地睁开眼睛,骨头像是散了架似的无法支撑肉体,身边的人不在,房间除了空调和她的吐息外没有任何声音。估计他已经去事务所了吧?丽日气愤地咬着被角,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到底是哪个环节没接上,导致发展一路狂奔朝向无法预测的结局呢?

他大概是着了魔。
就算因好胜心而导致情绪时常激昂,却从未有过难以自持的状况。毕竟自雄英毕业后已然过去五年之久,当年的毛头小子锐气不改但也多了几分沉稳,职业英雄的素质让他越来越锋芒毕露,恶人脸倒是一直没多大改善就是了。总之,是个非常另类的英雄。恩,也是万年no.2。
所以,面对眼前的状况,他只能认为自己是“着了魔”。

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时间倒退回四小时前,他站在丽日御茶子公寓门口,像个讨债人一样凶神恶煞。
「别过来!!!!不要碰我!离我远一点!」
被大家誉为“治愈天使”的轻灵小姐——丽日御茶子,正死死抵住房门企图阻止爆豪胜己踏入她的家门。
「哈?你给我解释清楚啊?!」
「没没没没什么好解释的!总之今天就这样!!胜己今天就先回去吧拜托了!」
「行。我走。」
干脆利落的回答让她有些生疑,但也不容多想,正当她松口气,放开手准备拉上门时,电光火石间——
「让老子走?你是吃了什么熊心豹子胆了?圆脸女?」
门被大力拉开,那人的语气一听就是在爆炸边缘,丽日只好认命的同时,小心翼翼往后退一步
「那个,我可以说明原因,但是胜己你先不要碰我,呃,准确点来说是我不能碰到你……」
虽然内容听上去挺可笑的,但严肃的表情和语气完全没有包含开玩笑的意思,他听出言外之意答了个哦,侧身走进丽日房间。
——再不进去,他俩吵架的内容明天就要上八卦头条了!!

「你被人袭击了?」
红色眸子噙着光,直切要害。
「嗯……算是我的失误吧。以为对方被制服就放松警惕了,结果没想到他居然拥有复数个性。」
「敌联合不是被剿灭了吗。残党?」
要是事实如此,那可就严重了。
「不,」丽日摇头否认「他只能算‘敌联合’的试验品,和上面没有关系,已经查明了。」
「……」他像是思考了一会儿,然后眼神在她身上牢牢定住「那你是中了什么招?我记得你不是什么用小花招就能撂倒的家伙吧。」
面对这种“挖苦”她早就习以为常,如果是小花招就好了,但……
「他什么也没做……和心操同学有点相似,发动条件是语言。要让对方中招就要让对方先说出‘我赢了’,他只需说‘我认输’,个性就会发动。」
比想象中麻烦许多,符合逻辑顺理成章,所以几乎可以说是无法预防。爆豪胜己沉下脸,表情变得有些复杂:
「是接触到特定对象就会发动的能力?一次性说清楚啊。」
其实从她反应来看可能并没有非常严重,但丽日始终不愿意触及核心的态度让连日被拒绝的爆豪胜己有些烦躁。
「就是……就是……那个……」
她吞吞吐吐的,脸涨地通红,目光游移不定,在他对过的靠背木椅上缩成一团,像只被惊扰的猫一样弓起背部。
「啊?你要是不说,我现在就过来捏你那张大饼脸。」
「会,会,会发情!!!!!!」
丽日豁出去了,大声怒吼,把爆豪胜己吼到满脸懵逼——这可是精彩瞬间!那个自大狂居然会大脑当机!然而屋里的两人此时此刻并没有心思欣赏对方脸上的表情是什么样的,毕竟一个变成了鸵鸟,一个变成了石像。

数秒犹如数十年漫长。
「是你还是被你接触到的人?」
声音有些莫名干涩。爆豪胜己一定不知道现在的自己表情危险到如同一只饥肠辘辘却被抢走食物的兽,狭长双目微微眯起,丽日即使不抬头也能感受到那股愤怒。
「是我。」
她还是不抬头。他一定很生气,这种行为即使是非自愿的,也还是属于背叛的一种。但是,真的很委屈啊。
「接触到的对象是限定的,还是所有人?」
「所有……异性。」
「解除条件?」
「和……对方产生肉体关系……」
抛开羞耻感,丽日甚至有些麻木。她最初以为是只要不接触他就行了,结果恢复工作的第二天,势必会接触到同事的她身体就有了反应,即使马上就以不适为由向事务所请假,但……
完全无法消除肉体深处想要被填满的空虚感,拖了三天,切断和所有人的联系,拒接他的电话,要求见面的信息也被回绝,即使今天被找上门也是她咎由自取。
「没想到你这么蠢。丽日御茶子。」
听上去十分不快,压抑在喉咙的暴怒几乎一触即发,他皱起眉竭力克制自己藏了太久太久的……欲望。
「你说……蠢??」
丽日终于抬起脸,腾地从椅子上跳起来,她在试图想办法解决,结果他却说她蠢?凭什么?
「啊,是啊。蠢死了。」
啊,是了。是从这一刻开始,他就着了魔吧。小心翼翼循规蹈矩并不符合兽类美学,直到今日招致的结果也算是爆豪胜己本人的傲慢所致。他应该在最开始就忠于内心将她圈养,揉碎,储藏起来慢慢品味才对。
——她脑子里,没有要和爆豪胜己滚床单的概念。起初有意无意的几次试探在因她还是很害怕的情况下不了了之,自此以后他再也没有超出“她概念中”的亲密举动。而她甚至还未曾了解这到底意味着什么。
「蠢爆了。」
一步越过安全距离,丽日浑身僵硬地被他一把抓住手腕,标准壁咚让她心脏都快跳出体外,她扭动身体试图甩开,但对方直接把整个上半身压在她胸口,丽日甚至能通过薄薄衣料感受到他结实精魄的肌肉、和有力的心跳声——几乎和自己的一样快。
「等,等下。这样真的……没关系吗?」
丽日再迟钝也该知道接下来即将会发生什么了。比接触到其他任何异性都要来的更为激烈的反应让呻吟几乎就要冲出嘴边,双腿发软眼冒金星,但是更为清晰的悲鸣从大脑深处不断锤击意识,仿佛是对她的拷问。
「什么?」
她的颤抖直接传递到他身上,那人脸上挂着的表情实在过于温柔,甚至有点让她想哭。
「就是,因为是中了招……所以才……会变成这样……」
搞什么,原来这女人在纠结这种事啊。
「和这个没关系吧。你现在想怎样,如果想停就趁现在。中途想退出的话,我可一概不听。」
心跳彼此重叠,比身体重叠更令人战栗不已,即使那手指仅仅在面颊皮肤上滑过,灵魂也低吟出满足的叹息。爱从来不是索取与被索取,她不敢说这三天她已偏偏将他身体幻想出曲线想了一遍又一遍,那他呢?他会想吗?
猩红色。代表沸腾的血液和野兽的侵略性。茶色。代表温柔的土地和动物的可爱狡黠。两股目光紧紧纠缠扭合在一起,将埋于心底的欲望一口气拉扯而出,平静水面泛起亮光,那是不言而喻的答案。

既然他着了魔,那就。
把她拉下水不就好了。

车请走(劳烦各位复制粘贴了)→https://m.weibo.cn/2204087242/4142649788969444

评论 ( 17 )
热度 ( 335 )

© 三途川的鷹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