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好,我是SAKIYA。
「试图用谎言架构真实人生的愚蠢人类」

【火影忍者】【佐助生贺本】ベイクドパンケイクス

*含有隐藏的佐樱CP要素,不喜勿入

*意识流,没有故事成分

*致敬窄门

——收录于阿今主催宇智波佐助生日祝贺合志《如火似炎》


他的面前有一道门。

狭窄而细长地裂开一道缝,隐约透着光,些许响声从另一边传至此处,始终离他相距甚远。熟悉的,令人怀念的,窒息般温暖的渴望。它们从他生命中穿过,汩汩流出身体,将水分带走后蒸发干净,仅仅剩下一具燃烧着恨意的空壳。噼啪,安静的屋内柴火发出爆裂的声音,黑色双眸映着火苗跳动,心却是冷的。

身体擅自动作,试图推开那扇门,但它纹丝不动。

他与他们一门之隔,与他们一线之距,然而两方世界截然不同。那不被刻意窥见的怀念乘着梦境在此驻足,可不容他触及,甚至不允许他跨越。

“你孤独一人,孑然一身。”

熟悉的语调,他抬头看,只得见一束光,它斩开混沌如同惊雷滚滚。蓝色电光滋滋炸裂,樱花花瓣溅满全身。不能安眠,假使阖上眼,只有猩红扑面而来,从双足开始将自己缓缓没入血之海中,疲累的躯体不断下沉,且始终无法触底。恍惚中水面映入一轮明月,犹记得彼时的月亮也如今日一般明亮,照得人只想泪流满面。

他无法割舍,于是只能选择毁灭。他使用没有护手的刀刃捅穿一人又一人,而自己亦是血流如注。会疼吗?还疼吗?还会感觉到吗?那目光没有答案,提出问题已失去意义,因早已没有可回应之人。

他缓缓转身,背向而行,将那道门放置于视线不可及之处。前进的方向,又有新的门出现了。

可那路程,艰难而遥远。而他的世界始终没有光亮,始终漆黑一片——只有梦里虚幻的月光。那个红白的团扇纹样,曾经承载着一族骄傲的荣耀,而残破的家却讽刺地提醒他,那些已成为过去。母亲的呼唤也好,父亲的严厉也好,都一并烟消云散,被替换上的,是令人疯狂的刺眼的红色。

不要见光,就会忘记温暖;一味前行,就会忘记希望;让黑色的火熊熊燃烧,就能够忘记太阳的模样。以恨意全副武装,步步向前,即使举步维艰,九死一生,他也无法停止脚步。内心深处的颤抖席卷全身化为笑意爬上面颊,他仰天大笑。嘲笑天,嘲笑神,嘲笑命运,嘲笑他自身。

“茕茕孑立,踽踽独行。昏昏默默,无处可去无处可归。”

“我要问你。”

“罪业之身,有何可言!”

“欲加之罪,何患无辞。你只不过是一介旁观者,有什么资格来对我横加指责。”

“你虽有眼,但盲;你虽有心,但冷。”

“那都是你们强加在我身上的。”

他拥有一切,他曾拥有过一切。他知晓人躯体的温暖,知晓言语的力量,知晓这个世界上所有的善意。但总要有人将之夺走,天堂地狱只一线之隔,他被推入命运的洪流之中,惊涛骇浪将他怀抱中的美好粉身碎骨,它们四下散去,终是看不见了。

“但你可以选择,你本该选择的。”

他不理会,不回头,轻轻推开第二扇门。好在,门后有人等着他,即使那只不过是相互利用,但,总好过无尽黑暗中,独自一人对抗吧。最初那道门,依然紧闭,不可撼动半分。

“这就是我的选择。”

草薙剑凌空挥舞,切碎光,切碎羁绊,切碎一切他所认为的不必要之物。他只需靠它就能够支撑到终路。他甚至不在乎结果,只是悉数破坏,眼眸流出血泪,那温度和透明的液体是如此相似,而又是如此远远不同。

很快,第三道门出现了,推开门时他确是有那么一瞬诧异。

他们,又再次相遇。

三字音节短暂又漫长,隔山相望,眼中净是陌生的彼此。对她而言,对他而言,皆是如此。她说你终将离去渐行渐远,伸手不可及,目光不可触。事实正是如同预言那般前进,那路竟看不到尽头。也好,既然如此,就背向而行吧。你将留在原地,而那人将去往远方。我们无法再多言一句,蔓延开去的光,如同泡沫破裂般,美丽又轻易地消失了。

他眼神一暗,樱色被氤氲雾气掩盖。

“你只会在错误的道路上,越走越远。”

将我一起带走吧。

既然如此,将我一起带走吧。

执拗地,闪烁着微光,从第一扇门中穿过罅隙,越过千山万水降落在他身后。

而他没有回过头。一次都没有。

她也曾死去吗?她正逐渐死去。

她就要死了!

有个声音,直抵脑海。他很清楚那是谁。吵吵嚷嚷,和她一样不懂放弃为何物,且有能力真正动摇他脚步的,那个笨蛋。

所以他不得不停下,打开第四道门,而这个世界,似乎第一次不那么冰冷,有了一点点温度。

“你所追寻的,到底是什么。”

“真相。”

这里就是尽头吗?荒芜一片,寸草不生。刀剑杀敌保生却无力给予安眠,夜晚会有猛兽降临,它悄无声息,身体已厌倦追逐,只是下意识地固执地朝向一个地方奋不顾身飞奔而去。噩梦附身,他已无力驱逐。即使丢出石块,即使一路下坡,终有一日也会停止吧。他已来到此处,又将去往何方呢?

又能够去往何方呢?

心中的火炎,徐徐变弱,轻轻摇曳。

他抛却的,他厌弃的,他遗忘的,他束之高阁的,倾泻而来,万物苏醒,去而复还。梦里蛰伏着微光,野兽也潜伏着不敢妄自靠近。

原来是这么,令人怀念的吗?他听见有人唤他姓名,在迷惘中惊惶而起,拖着疲惫身躯一路狂奔,几近无法呼吸的痛楚灼烧身体,但他不停下,因为似乎只要他停下脚步,那声音就会死去,再也无法听见了。

他只身穿行过贫瘠荒漠,远处呼声渐渐微弱,而他也逼近极限、无法再继续行走。这时,他却感受到脚步变轻了。无数双手凭空出现,将他围在中央,起初以为是阻拦,但它们分成一前一后拉着他前行。

他们一起跑过第五扇门,接着是第四扇,第三……终于,他又回到了最初的起点。第一道门依旧闭上,沉默不言,什么都未曾改变的模样。他头一次有了踌躇。应该推开它吗?能推开它吗?他,还有这样的资格吗?

“回来吧。”

比起沉浸于黑色的夜之底,纤细温柔的微光不好吗?将盒子打开,若是被施以魔法,那也必定是充满爱意的魔法吧。

“我为我所做的一切,感到抱歉。”

他推开门。

 


评论
热度 ( 43 )

© 三途川的鷹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