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好,我是SAKIYA。
「试图用谎言架构真实人生的愚蠢人类」

【我的英雄学院】【胜茶】【中篇?】有朝一日动了情,请千万记得先守秘密1

*我的英雄学院BG同人 CP:从胜→茶→出开始的胜茶;轰百;上耳
*有三角(单恋)描写,介意者慎入
*大量心理描写,是作者的趣味
*尽量这个礼拜写完,很短的

爆豪胜己站在第一排往前看到B班蓝色制服的时候莫名觉得这个场景似曾相识,准备运动第八节是个双臂往前再往后缩回的动作,做到第三个循环的时候他忽然想起来为什么会觉得熟悉了。
那天对着同样穿着制服的某个背影他也是把这个动作循环了一次,憋着一肚子火气但最终也只把外套丢给那家伙之后头也不回地从那个令人窒息的空气中背身离开,至于对方是什么表情他根本不想知道。
——光是背影的丧气感就让他十分、十分的不爽。那个表情只会让自己更加火大而已。

抱着这种心态才离开的他结果第二天就看到那家伙又一脸没事人似的表情出现在大家面前。只是一个齿轮坏掉罢了,靠着数以万计的齿轮得以正确运转的世界怎么可能因此停下转动,始终保持着容差率,一往无前滚滚碾过。

“笑得丑死了,丑女。”
爆豪胜己除了爆炸什么都做不了。也没想过用别的方式去冲破这种莫名其妙的心绪困扰,笑脸一点点裂开来的时候心脏哪个地方与钝痛一起出现的是窃喜。卑劣地想着“往这边看才对!”,莫名其妙的自信感促使的结果是她往这边看了,眼神第一次越过了暧昧的距离让他有些浑身发痒,接着那束光一点点暗下去再暗下去。

“哇——你干嘛欺负人家女孩子啊!”
“是哦,都是爆豪同学的错呢。小茶子真可怜。”
“哈?!”
理所当然成为了众所知之的对象,啊毕竟在旁人怎么看来就是因为他那句话所以丽日御茶子突然从普通聊天中安静下来后捂着脸跑出教室吧?怎么看他都是不好的那个。名为自尊心结块的家伙在众目睽睽之下啧了一声也往外面跑了出去,还不忘对着上鸣撂了句“给我等着!”,剩下一群人面面相觑,只有绿谷笑得有些不太自然说今天有训练要先走了。
直到他也离开教室,饭田才在犹豫中开口:
“他们三个发生什么事了吗?”
“我想,交给他们自己解决会比较好噢。小梅雨是这么认为的。”
“可是……”
“我也认为交给他们三位自己比较好。”
在这种方面格外有眼力见的轰焦冻同学既出此言,饭田也只好叹口气,收拾收拾东西准备走回宿舍。
“怎么了怎么了?发生啥了??空气好沉重啊??”
“来来来切岛君,比起这个,新游戏发售了要打电动吗?”
“嗯?哦哦哦——来来来!”
一群人打打闹闹走出教室,最后拉上门的八百万看到不远处轰插着口袋靠在墙壁那边,似乎在等她关灯。她检查完电源,不自觉加快脚步小跑过去——明明走廊禁止奔跑呢。
“久等了。”
“不,没有。”
“刚才……”
“怎么了?”
“刚才轰君为什么会这么觉得呢?”
“我也不是很清楚……只是……”
会从他口中吐露暧昧不清语句的机会少之甚少,八百万侧过脸,对方混入了橘色夕阳的银发安静地闪着光。
“只是觉得他们三个人都在拼命地保持着什么……旁人随便介入的话只会徒增困惑吧。我是这么想的。”
“这样吗。这样啊……”
“你有什么建议吗?八百万。”
“可能和轰君的有点不一样哦?”
“是什么?”
“有时候说不定“重新再来”比“继续保持”更好……吧。”
这实在是不太像八百万会选择的答案。视角交换,这次轮到黑色泛金的轮廓落入他眼底。
“嗯。”
“诶诶?”
“既然八百万是这么想的,那我觉得它很大概率就是正确的。”

跑出去的丽日御茶子发现在校园里居然无处可去。不管到哪里都会被铺天盖地的回忆画面淹没,眼睛直视太阳最终会因被灼伤渐渐失去视力,而她也以为她会哭到不能自己茶不思饭不想失望绝望悲伤痛苦暴风过后拍拍脸明天又是新的一天她又会开始重新真正振作起来和初次的恋心说再见大步朝着未来奔跑。在她规划中无论怎么被拒绝的选项都是存在的,所以,并没有害怕。她的选项里并没有退缩。
但是,这样的愿望也终究也落空。
少年的眼神慢慢淡下去,他在拼命地寻找最温柔的话语安慰她的同时也把名为温柔的刀子捅进她心里。
好疼啊。
真的好疼啊。
从心脏开始蔓延的疼痛来到胃部,反酸让它皱成一团,像一张被人随意揉搓的纸似的脆弱不堪,可是,可是即使如此在她脑子里出现的念头也只是早知道午饭不吃年糕吃点易消化的食物就好了,至少不会因为消化不良疼成这个样子。
“对不起啊,丽日同学。”
不要说对不起啊,喜欢上你很高兴,所以为什么要说对不起呢。
“有一瞬间有想过自己要是能回应丽日同学的期待就好了。但这样不行吧,对丽日同学来说也很失礼。对不起啊。”
是我的心意让你困扰了才对不是吗?为什么要道歉呢?为什么直到如今这个人还是带着困扰地为难地笑着对自己无法回应他人期待而不停地对不起呢?
她的视线一片白茫,明明是春日温暖的午后但却冷到如同被冰雪覆盖的一月。
“别说……”
“丽日同学?”
“别说对不起啊。别说没办法回应期待啊。我一点也没有要从绿谷同学身上再剥夺什么的意思……不如说我已经得到够多了所以……别说对不起……绿谷同学……为什么要说对不起呢……”
——仿佛那个“对不起”,能给她带来期待似的。
绿谷的眼睛有一瞬间掠过了露骨的困惑。眼前这个可爱的、总是元气满满的、将他名字赋予新意义的少女如今带着他不理解的表情站在他面前对他说不要对不起。他唯一理解的就是自己深深地伤害了她这一事实,但却无法理解是为什么。平时高速运转的思考能力在此刻忽然失去技能,变成徒有虚名的称号。
“我……我要想一想。真的很、啊,那个!总之今天我先回去了。丽日同学你也……啊啊对了,这个留给你!今天真的太冷了。”
他斟酌词汇小心翼翼,把外套塞进她手中从原地离开。风刷啦啦卷走一大片树叶,吹得御茶子汗毛倒竖,她抓着外套指节发白,即使又疼又冷,那带着温度的布料也没有被她穿在身上。

他是在这个时候遇见她的。
准确点来说,是撞见。
起初是在想这家伙杵在这儿干嘛呢?接着视线落在那件很明显是男式的校服外套上。即使再讨厌,他脑中也立刻有了答案。
啊,真的。好麻烦。
真是太碍眼了。

TBC.

评论 ( 5 )
热度 ( 71 )

© 三途川的鷹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