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好,我是SAKIYA。
「试图用谎言架构真实人生的愚蠢人类」

【本宣】【夜斗X日和】【野良神同人本】「とある二人の話」【试阅】



1.「僕」あたしの名前を叫んでください

请呼唤【我】的名字 BY 落夏


[梅见月]

  “小樱~~今天休息吗?”

  “是啊。说起来夜斗你今天好早啊?”日和在小阳台上晾晒刚洗好的衣服。听到客厅传来动静,于是就过来看看。居然是那个发誓绝对不要离开被窝小姐的夜斗。真是稀奇,她扑哧笑了起来。

  “怎.....怎怎怎怎么了!为什么要笑?!啊啊啊我懂了!一定是因为我刚起来的样子太蠢了是吧!是吧是吧是吧!!”

  ‘我想早点看看你嘛!’在心里狂吼这句话,然后夜斗如同往常一样凄惨地大声哭泣着,缩成棍子状毫无形象地在地板上滚来滚去。

  能阻止他的雪音今天一早就去大黑那里帮忙了,现在屋子里只有他们两人。看着这样的夜斗,日和无奈地说:

  “好了好了,夜斗先生,你很帅很完美,不用担心啦。”

  丢下一枚重磅炸弹,始作俑者却像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只是又转身回阳台继续晾衣服。

  “等等...等等..等等等等等等...小小小小小...樱...你刚刚...说...什么?....”

  显然被夸赞的对象一时完全无法反应过来。夜斗的脑部就在刚才宣布超载当机,他像个坏掉的收音机一样只会反复播放出残缺断续的句子。

  “帅气完美的神明夜斗。”

  日和明显一脸受不了他的表情,不过神明大人还沉浸在痴汉状态中完全没注意到这个。

  

  “啊...啊哈哈......”

  阳光轻轻在女孩脸上洒落,将睫毛剪成好看的侧影。似乎带有暖意的光线将她整个笼罩在里面,风吹起刚晒好的衣服,寒冬融雪的早晨到底还是有点凉意,少女小小地打了个寒颤。

  夜斗注视着她陷入沉思。

  这样的时光还能持续多久?神明再一次意识到‘人’这件事物的脆弱和短暂,在他们不变的漫长时间里仅是匆匆过客,然而他们又因这些过客得以存在,得以永续,得以被拯救。他恍惚看见她再次离去,抛下自己在不复的深渊之中,昼与夜没有界限,思考处于混沌的漩涡,即使有祝器在身边陪伴,但神明依然被孤独的绝望感覆没身心。

  “......不要离开我啊”

  夜斗失神一般不自觉地说着。见到这一幕,恰好抱着衣物走进来的日和虽然还有些困惑,但不知为何就被神明寂寞的表情抓住心脏,她温柔地笑着点点头:

  “我哪里也不会去啦。就在这里。”

  房间顷刻充满光明。

  “咦?...啊啊...”他安心地笑了。朝日和伸出手,她用力回握。这是再次许下的约定。

  “夜斗,今天没有工作吗?”

  “偶尔我也想放个假嘛~~”

  好不容易才把‘你只是想偷懒吧!’的吐槽咽回去,日和抬头看看挂钟。

  “已经这个时间了啊,要不要一起去找雪音吃午饭?”

  雪音一直都在大黑那里打工,说是至少要赚到自己的零花钱。日和在离家不远的小便利店当兼职店员,夜斗则是意外地很有艺术细胞,非常会画画的他现在在给一本小型漫画杂志不定期投投稿什么的。手头宽裕起来后,三人从借住的小福家搬出来,以非常便宜的价格租了一套1LDK,雪音和夜斗一间,日和一间。虽说三个人还是有点挤,但他们已非常满足。

  “啊哈哈....哦哦哦~~好啊~”夜斗默默在心里流泪,咆哮着‘我想和你单独在一起啦!!’

  “走吧走吧。”日和好笑地看着夜斗一脸纠结的表情,把他推出门外。

  ‘咔嚓’随着上锁的声响,室内又恢复寂静。

  

  “小夜斗~~~”

  “小福~~~”

  这两人一见面就会这样,不知道是电波太和还是其它什么,总之站一起就会没正经个没完。

  “给我放开我们家老婆!”夜斗被及时出现的大黑一拳轰飞,看着化作一道光芒消失的天边的他,日和再次叹气。

  “小雪音的话~马上就结束了哟~~~”同情地看了一眼夜斗,小福就又呈猫状抱住大黑,放射出一道闪瞎人的恩爱光线。

  “夜斗那个笨蛋又做了什么啊啊啊啊啊啊!!!”从旁门走出的雪音怒吼,他是听到屋顶的巨响想看看情况,结果却发现他们家的神明大人正以‘大’字形、半死不活地倒在那上面。绝对又是这家伙做了什么蠢事。

  “都怪大黑下手太重了啦~~~呜呜呜~~~小夜斗要死掉了啦~~~”

  “那家伙才不会这么容易就死掉呢!!!还有大黑先生!!不用真的去想这个问题啦!!啊啊啊!!!快给我下来!!夜斗!!”

  雪音还想难得清净下!结果夜斗一跑来就把他的想法全都打乱了不说,更让他愈加烦躁起来。

  “小樱?今天没有打工吗?”

  不管是雪音也好夜斗也好,还是小福和大黑,只要是认识的人都用了好长一段时间才适应这个新名字。日和感觉到的疏离感就来自于这里。大家给自己的感觉都太小心翼翼,简直就好像为了隐瞒什么不得了的事情一样。

  “今天是休息!所以来找雪音吃午饭。“她示意手里超大的便当袋”小福小姐和大黑先生的也有!”

  “哇~~小...樱的手作便当!嘤嘤嘤!“小福感动得一把抱住日和”好久没有吃过了!!”

  “谢谢。”大黑温柔地笑道:“正好前几天刚买了不错的茶叶,看样子可以拿出来喝了。”

  雪音伸出手接过便当袋,闻着里面传来的阵阵香味,他吸吸鼻子:“谢谢”

  被遗忘在一边的夜斗可怜兮兮地咬着口水巾,马尾也无力地垂了下去:“我呢...我呢...”,看着一行人欢乐地在屋里准备开饭,相比之下围绕他的只有寒风瑟瑟。

  

  一群人把便当放在被炉桌面,只见里面是各式各样应季的蔬菜、鱼类和肉制品。大家都被豪华的内容吓到目瞪口呆,好久都没回过神来。

  “小..樱...?”雪音不自然地僵直“这.......你中奖了吗?“结果说出口的是却是个很蠢的问题。

  “咦?”日和先是愣住,最后恍然大悟“只是打工的店里,店长说明明品质不错却因为快到保质期要处理掉太可惜,于是我就和店长商量以便宜的价格买下来当备用食物了...但是拿回家才发现...”

   “...一不小心买太多?”最后还是大黑理解了她想表达的意思。

  “哈哈...”她一手拿着杯子,不由得脸红起来。

  大黑去厨房拿餐具,雪音和小福则是一脸垂涎地看着面前暂时还不能吃的大餐。日和四下找起那个身影,结果屋子里到处都没有夜斗的身影。

  那家伙跑去哪里了?日和有点放心不下:”那个,我还是去看看夜斗吧。“

  “不用管他也没事啦!”

  雪音话音刚落,就听到日和拉开纸门跑出去的声响。看着那个逆光的背影,他突然和夜斗早上的想法也重合起来。

  ————这样的时光还能持续多久呢?

  微妙建立起的平衡从遇上野良开始被一点点打破,他们早该做好准备的。

  什么准备?再次失去的准备吗?

  不,绝对不是这样。那样痛苦的事情任何人都不想重蹈覆辙。他闭上眼甩甩头,想要赶走脑子里灰暗的想法,再次睁开眼睛时注意到了小福意味深长的眼光。

  “你们...有在好好保护那个孩子呢。”毫无起伏的声线,带着慈悲的味道。她这时才像一位真正年长很久的神明:“雪音。”

  “是。”

  “你是道标,是祝器。绝对不能让小夜斗踏上错误的道路。”

  “...是!”他迟疑,最后用力点头,眼神充满决心。

  

    “...夜斗?”

  冬季的院落果然是一副萧瑟的景象。她还模糊记得去年春天这里的样子。小福小姐和大黑先生在这里种了不少绿色植物,以至于一进来空气里都飘满甜甜的花香味和新鲜的草腥气。对了,她还记得有次他们去附近的那棵樱花树下野餐,夜斗也和这次一样引起了不小的骚动,想到这里,日和唇边露出一个温柔怀念的微笑。

  等等?怀念?怀念什么?她才转生不到半年。微笑立刻僵在脸上,取而代之是冰凉的恐惧感,无法停止的颤抖席卷全身,玻璃器皿一旦产生裂缝,失去阻碍的液体就会疯狂地从缝隙中流出。她到底忘记了什么?从一开始那些过于小心态度就很奇怪不是么?而且刚开始的时候,夜斗和雪音也会无意中喊错名字,被追问时仅仅说是‘因为长得像所以搞错了’。只是搞错那么简单吗?仔细想想也很不自然。天天在一起的人可能会经常搞错,但是,毘沙门小姐、兆麻先生、甚至是天神也会搞错吗?

  她曾经在家里发现神明小心保护的小小神社,那一刻席卷而来的怀念和不甘都是错觉吗?她不愿意相信,不,是不相信。夜斗偶尔看着她的眼神简直如同在守护着珍宝一般,湛蓝眼眸深处是她现在无法理解的感情。泪水充斥视野,所有景色都变得模糊不清,她觉得自己被什么东西阻碍、被迫与这个世界隔开,用力伸出手也抓不住夜斗逐渐消失的背影。尖锐的疼痛感麻痹着神经,她不知道是哪里受了伤,血止不住,耳边只有呼啸的风声和不知是谁的呼唤。

    既视感。视野瞬间染成白雪之色,他们用呼唤应和,那是解除魔法的钥匙。

  ————‘你不该叫这个名字的。’

  她颤抖的双手即将打开大门,那门后有什么呢?不可思议的,直面恐惧时它却松开了抓住自己的爪子,取而代之是一片宁静。

  “日和!!!!!”

  ‘看啊,你到底,最终呼唤的还是这个名字’

  残留的最后一丝意识中,日和在终于发现她倒下、朝自己狂奔而来的夜斗怀中合上双眼。

  ————令人熟悉又安心的味道。

 

[间]

  少女于壳内缓缓睁开双眼,一束光刺破外壳降临在身边。好疼,眼睛好痛,身体也好痛,四肢如同四分五裂般碎裂开来。她做了个好美的梦,可是不醒来不行。

  但是,好想去外面。她伸出手,她趋于苏醒,她朝着光的那方走去。

  ————揭开盖子吧。有个声音温柔地告知。


2.《夏と神様と果たせない約束》

請走→http://psychowonderlad.lofter.com/

评论 ( 3 )
热度 ( 26 )

© 三途川的鷹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