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好,我是SAKIYA。
「试图用谎言架构真实人生的愚蠢人类」

【贺文】 野良神同人 夜斗X日和 「流れ星」【上】

优铃酱贺文

*成年工作设定

*可能会被官方打脸

*虽然我是想写短篇的,不过作为爆字数专业户的优良传统,这次也十分敬业地……爆了【。

*一共三段,分三次发,祝愉快

 

 

 

“知道吗!听说最近有流星雨呢!”

“诶~~真的吗!好想看哦!”

“算了吧,现在是十二月啊十二月,冷死了。”

“切~~男生就是没意思!”

“就是就是!和喜欢的人一起看流星雨,然后许愿什么的,不觉得很浪漫吗!”

“…………”

明显斗不过两个女孩子的男生叹着气拉住电车手环,一抬手就撞到了一边搓着手呵气的日和,沉浸在思考中被吓到的她抬起头来。

“啊,抱歉抱歉。”男生摸摸后脑勺不好意思地笑,眼里映出的是一张清秀好看的职业女性的面容。

“没事。”她摆摆手,面前的男生穿着和她中学时一样的制服,日和恍惚之中思绪飘向过去。

 

流星雨啊……前几年她从未会像现在这样关注过,现在甚至到了别人一谈起这个话题就会不自觉竖起耳朵听的状况,哪怕自己是无意的。明明都已经是上班的人了,还这么孩子气。

想去看,并不是因为喜欢那景色,而是……

是想和某个人留下更多回忆。想在自己有限的时间里、尽可能多地,留下更多美好的事物。

 

“……站到达,请要下车的乘客提前做好准备。”

日和甩甩长发,跨出车厢,消失在人群之中。

 

“……斗……夜斗!!”雪音怒视着在工作中再次走神的笨蛋:“发什么呆呢!”

已经褪去少年青涩模样的神明先是茫然地看了雪音一眼,而后又搭上一脸不靠谱的笑容:“雪音啊,我在想今天真是冷呢。”

“滚!拜托撒谎也有点水准好吧!”对明显是扯谎的回复雪音毫不客气赏给对方一白眼,而夜斗也在十二月寒冷的映衬下很给面子地缩了缩肩膀。

说实话真的很冷,神明感受不到不代表其他人感受不到,雪音几乎每次在自动门开合的那一瞬间都会缩起脖子,而进来的客人们也是一个个都用围巾帽子扣子把自己捂得严严实实。

“谢谢光临~”送走午前的最后一位顾客,雪音他们开始了午休时间。

“啊…说起来…”瞥见货架上一排出售品,突然间夜斗像是想起什么似的一扯帽子:“日和好像忘记拿围巾了诶!”

“哈?!”完全没反应过来的雪音看到眼前的神明行云流水般完成一系列换衣服的动作,最后对他一挥手:“那么我走啦!”

背影几乎是在一瞬间消失的。玻璃门只有光线透进来,雪音满头黑线地在‘欢迎光临~欢迎光临~’的背景音中将抹布丢向桌面,脸上一片怒火:“这笨蛋只有在这时候最积极了!!!”。把标牌换成‘休息中’,确认门已经锁上,最终眼角余光投向桌上日历一处。

 

————神器是不会成长的,神明虽然面貌会改变、但生命又如此漫长,唯一和时间并行而逝的只有人类。

————太快了,对于几乎是感受不到时间流逝的他们来说,人类一生,真的好短暂。

 

作为一家私立医院,这边的风景相当不错。在面积有限的建筑中很巧妙地开辟了一块小庭院,各种绿色植物、花圃和一座小喷泉,暂时不能出院的患者经常会来这边放松心情,久而久之在业界也取得了好评。这个想法最初就是作为这个院的院长、日和的父亲提出的,他是位全心全意为患者着想的好医生。

而日和如今也踏上相似旅途,身为院长女儿的她自然一开始并不被人看好,但她凭借自己的努力终于得到了大家的认可,只是……

 

“我们院长的女儿日和小姐又温柔又可靠呢,不知道有没有男朋友?”

“哎呀讨厌,你还不知道吗?她那方面有点问题诶!说是能看到别人看不到的东西!”

“咦?真的吗?乱开玩笑不好吧……”

“你是新来的所以不知道啦,医院里的老员工们几乎都知道呢,只是大家很识相而已。”

“诶……真的吗……总感觉不太舒服呢……”

“说到这个真是可惜了,明明是个很出色的人呢。”

“……这样一说也是……啊…她来了,下次再聊吧。”

 

虽然听不真切,但日和不可能完全没有注意到,她只是拉了拉白袍的领口,经过他们身边时对他们笑着说了句‘辛苦了’。听力过人的神明却将这些一字不落听得清清楚楚,他蹩眉,紧紧握住日和的手。感受到那股力量的日和回头,眼神充满疑惑与宽慰:“怎么了?……我没关系哦。”

温暖的微笑在脸上绽开,只有半开飘窗中漏进的风声在顶层走廊中不断回响,感到寒意后缩起肩膀的日和被夜斗一把揽过去,还没反应过来时就落入一个……并不算是有物理意义上温度的怀抱。

“对不起。”头顶传来略带颤抖与愤怒的嘶哑低喃,她摇摇头,回拥住夜斗。

这不是很暖和吗?她笑了,伸出双手捧住业已不再是少年面孔的神明,踮起脚尖把额头抵上去:“没关系,我们约好了。”

从日和双手传来的体温让他脸颊微微发烫,瞬间有种其实是他一直在吞食对方一切的错觉,他看到她灵魂没入黄泉之海,与众多往生之人走向彼岸,去往他永远无法所及之处。

 

————好短暂啊。日和。

少年时刻并不知悉的时间残酷,一成不变的往复循环之中不存在对他有意义的‘转瞬’,斩杀之中懂得人类是脆弱的生物,可那没有意义。因为不重要、无所谓,所以没有意义。当这个意义出现的时候,他终于体会到那‘转瞬’的残酷之处。

幸福吗?不幸吗?不,哪一方都不是。这绝非用一言一语就能概括之事。他们此刻是幸福的,他们此刻却也是不幸的,终有一方的时间会提前停止,留下另一方在漫长的‘永生’之中吧。

 

“日和。”

“夜斗你又是偷跑出来的吧?再不回去雪音又要生气了”

“日和。”

“怎么了?”停下翻阅病例的手,坐在办公桌上的她抬起头,稍稍遮住从背后窗子中倾泻的阳光。夜斗又露出往常一般的傻笑:

“日和和~~~”

微笑僵在她脸上,毫不客气地把废弃纸卷成桶装朝笨蛋神明头上砸去,然后将它揉成团丢进夜斗身后的废纸篓中。

是为了掩盖发红的脸颊,他们彼此都知道。

夜斗没有回过头,只是用右手支起脸,愉快地笑了。

 

 

“你这笨蛋!说好的送围巾呢!说好的打工攒钱呢!现在都几点了!!!”

不出所料,一回到住处迎接夜斗的就是雪音的一拳和怒吼,而夜斗也和往常一样露出了水汪汪的表情:“哎呀,没办法,日和和太可爱了~~~”

“你这痴汉给我离日和远一点啊啊啊啊!!”

“连你都要阻止我吗?~~~”夜斗一把鼻涕一把泪地咬住口水巾,可怜兮兮地看着雪音。

 

一切如常,但作为祝器的雪音可不这么想,敏锐的他早已察觉,雪音抓抓头:

“…………喂!”

“恩恩?~~~”

“……发生什么事了吗?”

感受到背后身影一滞,雪音转过身来,大半没入阴影中的神明身上是一种比起从前更难以言喻的拒绝感,仿佛在阻止着什么流出一样、绷紧着神经。

 

“哪有~~”油腔滑调是摆出一副无论如何都不想谈的架势,夜斗从建筑物倒影中走向雪音。左手抓乱了他的头发。

 

“啊啊啊!快停手!你干嘛啊!!”

“我没事啦。”

突然变得正经起来让人措手不及,雪音别过脸吐槽:

“谁管你啊!”

俩人一起吵吵闹闹地走回屋内,寒风卷走枯木上最后几片败叶,落在地上沙沙作响。

 

第一节FIN.


评论 ( 1 )
热度 ( 24 )

© 三途川的鷹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