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好,我是SAKIYA。
「试图用谎言架构真实人生的愚蠢人类」

【全职】伍果·约定

*收录于我们结婚吧

*再次完售感谢!


老板娘和伍晨交往的消息也不是新鲜事了,一片惊讶祝福后恢复平静的时光单纯又忙碌。说实话,一个是战队老板,一个是工会会长,大家要忙的事也很多,剩下能留给单独两人相处的时间少之又少,每当伍晨通宵下本刷装备记录或者野图BOSS的时候,陈果早已入眠,而当陈果在为战队拉赞助谈合作的时候,伍晨也因又一次通宵而沉沉入睡。

这样下去当然不行,但一时半会儿也没什么好的解决办法,两人只好更加珍惜那些为数不多的美好时光。约会途中被人打扰的情况也很常见,不是工会那边有需要会长出面的纠纷,就是合约方面出现问题需要老板娘去处理,他们几乎没有一次约会是从头到尾结束的,或许某种意义上来说比职业选手还惨。他们早已习惯将真实心情放在一边全力以赴完成工作,因为对两人来说,战队的稳定比他们自身更重要,尤其是叶修已经退役的现在。

“陈老板啊,那些条件你看怎么样?”

今天陈果他们商谈的对象是一家比较有名的电子设备厂商,对方主要生产设计一些电脑外设,从普通使用到高端电竞专用几乎一应俱全,如果谈下来的话他们将得到最专业的个人支持,这将为战队减少很大一笔设备支出,但也有弊端,就是他们希望战队能在竞赛中使用一款新上市的键鼠套装用来宣传,而战队成员普遍对这款产品熟悉度不够,需要时间磨合。

“您的条件确实不错,但时间上稍微有点……”陈果赔着笑脸为难道。

这位徐老板为人热情且慷慨,就是有些好色。战队成员是没戏了,不过兴欣的老板可也是不输于苏沐橙唐柔楚云秀之类的美女,在这僧多粥少的电竞业内无疑是一朵美丽的鲜花,且比起那些不易私下接触到的选手,作为老板的她当然经常在业界露面。

“哈哈,这样啊!好说好说!”徐老板目光如炬地盯着陈果看,一边搓搓手笑道:“ 不知陈老板肯不肯赏脸陪我吃个便饭?地方就由您来选好了。“

如果不同意的话估计这合约肯定是谈不成了,陈果心里很清楚。虽然她其实无意用自己外貌条件来取得别人的青睐,但若是想要在这业界混得出人头地,那么有些事非做不可,她压下火气笑道:”没问题啊,您愿意请我是我的荣幸。那么就定在XX餐厅如何?这地方环境挺不错的,菜的味道也好。”一边对自己的演技感到自豪,又不由得被自己吓到恶心,纠结状态中的陈果心里最大的遗憾就是今晚本来说好的电影又要泡汤,真是对不起伍晨......想着等下要打个电话取消约会的她不禁叹气。

“哎呀,怎么能这么说!陈老板大美女一个,肯陪我这种老头子吃饭,难免会觉得委屈!”徐老板从沙发上吃力站起,那臃肿的身体与那一身浅灰色的高级西装格格不入,在一旁的陈果眼中那可就是一个灰色肉球,皮带就像包扎带似的卡在那一堆肉上,而那根浅粉领带更是将此人的品味拉到最低,活脱脱像是被塞进不合衬的包装袋中即将被送出的大礼。

“哪里哪里,”虽说如此,该微笑还是要微笑,该说好话还是要说的,生意场上不对任何人有慈悲,像陈果这种没什么靠山的人若是不守规则,那么就会立刻出局:“比我漂亮的美女太多啦!哈哈!那么我们等会儿餐厅见啊许老板!”

见他要走,陈果赶紧起身相送,快要走出会客室时正好遇到伍晨从材料室里面出来那一脸疲惫、唯有眼神发亮的样子。

“怎么了这是?”趁徐老板穿外套之际陈果抓紧时间和伍晨搭话,却只见对方并未回答自己的问题,而是皱了皱眉。

“倒是你怎么了?又要出去陪吃饭?”不知为何他脸色不是很好看,而并未注意到这点的陈果只是无奈地挥了挥手:“是啊,抱歉,晚上看来又要毁约了...”她十分不好意思地苦笑着。然而伍晨没说话,只是一眨不眨地盯着陈果看,看得她浑身发毛:“哎,你别不说话啊...”最终男人只对她摆摆手:“...没什么,你注意安全。”说完就从她身边擦肩而过,闪进一遍的公会工作室,将还在愣神的陈果一人留在原地:“...到底怎么了这是?”百思不得其解。

徐老板总算是穿好衣服准备走人了,还颇具绅士风范地谢绝了陈果要送到门口的好意,于是她也不推辞的将他送到上林苑大门处后就用注目礼送走对方。

“真是麻烦...”虽说每次商谈都很费神,但对方怀着如此明显企图的也是第一次,兴欣现在早已不是从前的弱队而是可以正大光明扬眉吐气的冠军队,手上的资源比从前也更为优秀庞大,但要在里面找到真正能为战队提供最合适支撑的商业团队可不容易,不,不如说正因为现今兴欣价值打过从前,所以更难了。她摇摇头努力把这些念头甩开,但一张有奇怪表情的脸却又闯进她脑海————她人生的第一位男朋友,伍晨。

“那家伙到底怎么回事啊...”

要说商业运作,她目前大概已经能掌握些头绪,并且能够在一定程度上完美应付了,可是恋爱这门没有老师能教她也没有经验能学习的课程,早已不是少女的陈果却也像少女一样充满期待和困惑。对于刚刚伍晨的表现,她还没到达能理解的程度。

不过好在陈果是谁?是有问题就想着要努力去搞懂的学霸啊!(大学辍学)她甩着马尾噔噔噔踩上楼梯,敲开了工会办公室的门。

“在忙呢?”门应声而开,陈果探头。里面一如既往堆满文件,仓库材料清单、公会分级情况、贡献记录等等一大堆资料放在左手边的架子上,而右边则是齐刷刷一排电脑和一些外设。

伍晨还是刚刚那个表情,让人猜不出他到底在想什么。他本人是极少有这种神情出现的,在陈果印象中他总是笑得春风和煦一脸温柔,她光是看着他笑就会脸红,在他没出现以前她是绝不相信世界上居然有笑容会这么有感染力,当然,喜欢的心情也会加成。但本质上这是一位性情温和的青年,为人处世有时比年龄较大的陈果还成熟几分。但此时这位青年并未展露出他一贯的做派,反而是用一种在陈果听来十分尖锐的语呛得她着实一愣:“哪有你忙。”

啥?他刚刚说了啥?哪有你忙?敢情老娘是玩儿去了?陈果脑子里满是不解和愤怒。他凭什么这样说自己啊?她没再理会看都不看她一样的伍晨,转身摔门而去。

陈果一离开,我们的会长大人立刻就沉不住气了,他本来就不是会冲人发火的类型,而刚刚他是一时被气愤冲昏了头脑,再加上那些个还没落实的材料问题使脾气再好的人也难免烦躁起来,伍晨突然发现自己原来是这么小心眼的人后突然苦笑起来,陈果因工作而出席的社交饭局也不在少数,唯独这次让他真心着实难受。而当看到她怒气冲冲的背影时伍晨突然觉得自己是不是做得有点过头,毕竟他其实只是想提醒陈果不要太接近那种人而已。

————是我太计较了吗?他苦恼地想着,把身子靠在旋转椅背上。

————不不不我说啊会长大人,嫉妒心才是正确表现呢!

 

老实说这晚餐气氛并不太好,因为下午发生的那件事使陈果有些焦虑,以至于有时徐老板在说些什么她都没想到,只是一唱一和地应付着。

“陈老板果然品味很好啊,情调这么好的店,像我这种粗人很少会去啊!美人美食真是赏心悦目!”嘴上说是第一次来高档餐厅,却对用餐流程甚为熟悉,看来这顿饭对他来说根本是醉温之意不在酒。

“哪里哪里,徐老板肯定阅人无数,像我这种普通人哪能排的上号啊!哈哈!”她还是不太习惯喝葡萄酒这种带有甜味的酒,比起啤酒的清爽,它还是太腻味了。思考也在酒精的作用下变得迟缓起来,陈果有些微醺地应和着。

大厅有钢琴演奏,如果有需要可以点自己喜欢的曲目;男性侍者一律统统身着燕尾服,白手套,女性侍者则为黑白长款的英式传统女仆装。知道这家店的契机是那群立志吃遍全国各地美食的女性选手朋友们,记得第一次踏进这里时她就觉得要是在这种地方被男友告白的话,那位女友肯定会十分幸福的吧?比起过于正式的教堂,这里更能给喜欢浪漫的女孩们惊喜。而很遗憾的她已经不再是少女了,至少年龄上早已超过一大截,怀抱着不切实际的念头,陈果都想自己嘲笑自己了。

“恕我多嘴,陈老板有男朋友吗?”

哇,就猜到会这样。不经意皱起眉,话到嘴边时她突然脑海里掠过下午的画面,于是开口时便转弯成:“哈哈,我这种大龄未婚的很少有人看得上眼啦!”

“那是他们没有眼光!”

说到激动处那徐老板居然一拍桌子,把陈果包括邻座所有人都吓了一跳,意识到失态时他嘿嘿地笑说不好意思不好意思,但那嘴脸分明是有所企图。陈果认得那种眼神,那是贪婪之辈的真情流露,在父亲去世后那些所谓亲戚听到遗产时那种闪闪发亮的眼神和这一样。真恶心,她握住叉子的右手僵在那里,让对方一下子有了可乘之机,那徐老板居然直接用那猪爪一般的手捏了上来!

“徐老板,这样子不太好吧?我记得您是有太太的?”她假装淡定自若云淡风轻地轻声笑道,其实早在心中把这家伙的祖宗十八代上上下下骂了个遍,仔细看的话就会发现其实陈果的嘴角在抽搐,眉毛也是一跳一跳的很滑稽。

她这样哪能吓到人家老板啊?那可是身经百战的厚脸皮!这不他把另外一只手也握了上来:“这不是问题啊,是吧陈老板?”死胖子终于露出狐狸尾巴,就算能获得巨大利益她也不想干了,陈果收起笑容,用力想把手抽回来:“看来今晚徐老板不是来和我谈生意的啊?那就恕我先告辞了!”她刚想起身,就被带进一个怀抱。

一个她非常熟悉,甚至是出现时机过于恰好到让她误以为是在做梦的怀抱。

“这位是我的女友,麻烦您自重,我想您也不想在这里传出什么不好的消息吧?”素来温和待人的伍晨一开口却是将人逼近死路的话语,而在其中也有要给对方一个台阶下的意思。徐老板何许人也,当然是秒懂,他立刻收回两只手,悻悻地笑着。

“哎呀,陈老板你看这玩笑开得,连我都当真了!这位你是男朋友??早说嘛!一起来不就行了!”变脸比翻书还快,徐老板当即就进入正常交流状态,两人也就不好再多说什么。不过多亏这一出,合约总算是有了可喜的进展,徐老板表示会回去和公司高层再商量商量,要陈果他们先磨合着等消息。

总体来说是个不错的结果吧。夜晚的风有些微凉,穿着连衣裙就出来的陈果忽然感觉有些冷,喷嚏还没打出来时一件带有体温的外套就被披在了自己身上。想到下午那通火气,自诩脸皮厚的陈果也有些脸上红红的感觉,毕竟她下午才冲对方发过火。

但这样不能全怪她啊!她那急脾气,加上明显不对劲又不肯说的伍晨,不起摩擦才怪!

两人并没有坐交通工具,而是选择步行回上林苑,春季空气中总是有一种甜甜的花香味,令人不禁心旷神愉。“哎,我说你下午到底怎么回事啊?”终是憋不住,陈果把问题抛向对方。而听到这问题时伍晨马上脸一红,随即不好意思道:“哎,也没什么大事,就是公会那边材料最近不太顺心,连带着分析室也一起陷入僵局了。”“哦,”她立刻就接受了这种说法,然后思考:“需不需要我帮忙?”“你啊,最近是不是熬夜赶合约啊?看你眼圈都出来了。”俩人之间的空气终于回复到最初状态,陈果乐了:

“怎么,你嫌弃?”

“哪有嫌弃自家女朋友的,而且你还是我顶头上司呢。”伍晨也笑颜逐开,然而下一秒他却换上了一副正经的表情:“我说,要不要考虑一下分担?”

“啊?”直来直去的陈果表示听不懂话中有话的恋爱对象,技能点全点在对付商业运作上了。

“咳,”眼前的伍晨显然在掩饰自己的不自然,他两只手也在兜里摸索着,最后他脸色一僵,望向陈果:“我东西好像在外套兜里...”脸都红了。

陈果把外套扒拉下来给他,只见他变戏法似的从里面掏出一绒面盒子递到她面前,在一片寂静与星辰之下对她开口:“如果你愿意的话,我可以当你一辈子的老板的。”

世界在此刻突然不再是夜幕的颜色,星光和月色将钻石的光泽反射得愈加夺目,好像那才是星辰本身似的;而此刻风似乎也是暖的,并不像刚才那般带有凉意。即使没有灯光蜡烛钢琴红酒,这样无法复制的浪漫,至少早已轻易地俘获了她的心。一生一次的恋爱真是美好到想令人落泪,她相信自己真是太过幸运。

像少女一样伸出手,在夜色见证之下套上代表一生之约的指环,他们的命运被绑在一起,无论今后有什么风雨,他们都将一同面对。

“哈哈哈,你是老早就考虑好了吗?”陈果一脸笑容,大步流星地走在小径上,身边的男子朝她默默点头:“是啊,本来想一早上就拿给你的,结果遇上了...”

“哦...”像是终于想通一般,陈果突然停下脚步:“原来你是因为这个原因才那副样子的啊?”“呃...我想那是我不对,毕竟是工作。但不知道为什么就是没法装作看不见”他握住她的手,温度连同心情一并传递至她内心。

“不碍事不碍事,我反而有点高兴。”

“高兴?”

“就是嘛,因为...”结果说到一半愣是像卡住了一样说不出口,阴影处也看不清陈果脸上升起的一片绯红。“因为什么??”“哎呀反正你不用介意就是了!!”像小孩子的回答惹人怜爱,他不禁驻足凝视她的身影。

“呃,你怎么不走了?”

“我在想,要是明天那些队员们看到你这戒指会怎么想。”

“噗,管他呢。要是有人反对我直接炒他鱿鱼!”嘴上是这么说说,但他们知道,他们会收获的只有祝福。

“哈哈哈哈,不愧是老板娘!”伍晨再次被逗乐:“那我们明天就领证去,给他们来个惊喜如何?”

“哎呀好主意!我特想看看那些心脏的家伙那副惊呆了的表情!”

“果果,”伍晨很少这么叫她,那么就说明有什么非说不可的事情,褪去青涩,已是成熟男子面貌的他认真说道:“我想和你一起守护战队,这心情至今从未变过,以后也不会再改变。你呢?”

“那还用说吗?”

陈果终于站在了对方能看清表情的地方,她面色绯红,却十分坚定地回答。

————这是约定,我们一起守护战队吧!

————对她来说,这是世界上最能打动她心的告白了。

FIN.



评论 ( 2 )
热度 ( 27 )

© 三途川的鷹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