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好,我是SAKIYA。
「试图用谎言架构真实人生的愚蠢人类」

【野良神】【夜日】「擦れ違う」「擦肩而过」【全篇完结】

十句话一句BE梗

野良神 CP:夜斗X一歧日和

 

*不接受BG者勿入

*是否BE还请各位自行判断

 

NO.3我认识你,从别人的介绍里;我见过你,在你的坟墓前

 

「擦れ違う」

「擦肩而过」

 

【碎片一】

自己存在的意义到底是什么呢?

————神明为了回应人们的愿望而诞生,这就是我们的意义。

 

绯,你总是笑着呢。

————是的,因为我喜欢夜斗哦。

 

美貌如同非人之物的少女抚摸着眼前垂下头的男孩,催眠似的告诉他:

“呐,夜斗,我们会永远在一起的。”

 

年幼的他没有回答,只是深深地把头埋进绯的胸口,右手求救般用力抓住少女的和服衣袖。

 

神明也会乞求救赎吗?

真是怪异。

 

 

【花瓣一】

“哦哦!这个月新发售的比赛蓝光碟!!”

“日和你的品味还真是新鲜诶。”

是的!年方十五!喜欢的是格斗术!顺便一提最喜欢的格斗家是蟷野大神!沉迷于模仿他的一招一式……

等等,等等,为什么看上去像哪家大小姐、浑身散发可爱气质的青春少女,会喜欢这么奇怪的东西呢!

“说到格斗术啊,上次那个一击把对方摔倒的动作简直帅呆了!!”

少女眼神闪闪发亮,脸上一副恍如坠入梦境的表情,双手握拳气势十足地向友人推荐。

“是是是,我知道啦我知道啦。”

晶在一旁无奈扶额,和另一边的爱美一人一只手拖住日和,硬是把她从和少女气息完全不符的动作纪实分类区拉走,来到对面的流行音乐区。

“说起来,最近好像很流行‘电话便利屋’的样子!”亚美拿起arashi(注:日本一流行乐队)的新专辑,一边心不在焉地说着。

“哦哦,你是说那个无名神啊?我知道我知道!听说只要有烦恼、打电话给对方的话,就会立刻帮你解决呢!”

“呜哇好糟糕,无名神是什么!不觉得很可疑吗!”

“是啊!听说那位每次收费只收五円,不是和神社许愿一样吗?”

“越听越可疑了……”

“我也觉得…”

亚美和晶在一旁聊得火热,而日和则在展示架一侧兴致缺缺地浏览着音乐类CD,一抬头看见卖空的架子上被写上了广告‘大福神!只要五円!即刻解除您的烦恼!’

大福…………大福神?……

不……不应该是这样的。应该有……更……更适合的名字……

“不是这样的……”周围所有声音都在瞬间消失,一定是哪里搞错了,哪里不对了,哪里变得奇怪了。

 

————心口好疼啊。光是看着,为什么眼里就充满泪水呢?

————缺了一块的记忆在时空尽头散发出无力的沉重感。那里深不可测。那里一片虚无。

 

“为什么要哭啊?”

为什么啊。

 

【碎片二】

“父亲,我回来了。”拖着疲惫声调的尾音,脚步也十分乏力,少年脸上身上都是不知在哪被溅上的血液,在藏青底色的和服上晕染出可怕的痕迹。

头好痛,血腥味让自己麻木,然而又不得不再次清醒。他不能好好休息,不能安心睡去,以往的他并不会对工作有任何多余的感受,但这次不同,强烈的、死亡的味道使他如坠深渊,死去人们的空洞眼神使他感到害怕。

“夜斗,怎么了吗?”绯温柔环上他双肩,没有温度的身体,就像他自己一样。

“……不,没有。”

他摇摇头告诉自己这不过是些错觉罢了。深吸一口气,眯起双眼“父亲呢?……”

“大概又是去哪里玩了吧?”绯放开环住夜斗的双手,在他身边蹲下“最近的夜斗,好奇怪呢。”

“是……吗?”确实,工作时再也体会不到从前那种轻松感,而是不知为何很害怕对上人类的目光,哪怕是一点点都会像刀子那样扎在心上,那样简直就像是害怕看到人类死去似的。

 

害怕看到人类死去——————?

作为祸津神的自己,居然说,害怕看到人类死去————?

 

猛一下,他唰地起身,不理会一旁绯诧异的表情,夺门而出。庭院里荒芜地什么都没有,就像自己的心一般,连杂草都不在愿意光顾。纯白一片泛起刺眼光芒,雪花飘下、落地,带着巨大力量撼动他的灵魂。甚至此刻夜斗都能将那名字脱口而出,但是————

 

为什么啊,为什么啊!!!为什么什么都想不起来啊!不是这样的!不应该是这样的!!!等等!!不要走啊!!

 

————别丢下我一个人,去那么远的地方啊!

 

【花瓣二】

违和感越来越严重,严重到日和都快觉得自己是不是哪里出了问题。当然,是指脑部。

她以头疼得厉害为借口要求作为医师的父亲给自己做了检查,唯一得出的诊断是睡眠不足,其它一切正常。

但日和总觉得,哪里错得厉害。

比如说她下意识记下的那个可疑电话,总觉得似曾相识;比如说看到繁茂樱花时,无法克制想要流泪的冲动;比如入眠时,遥远记忆深处传来的、若有似无的安心香味。

隐约与某处失去联系,隐约回忆曾有人在自己身边,然而天终是降下一张命运之网,任何人都无法逃脱。

神也不能。

看啊。失去的部分,都会被恰好填上。

 

从那天之后,日和也没再出现过任何奇怪的状况,而她再次为了确认去找那条留言时却发现曾空荡的货架已被摆上新商品,背后也没有那条奇怪的电话,而自己的手机中也没留下那个号码。是自己记错了吗?少女握着手机楞在那里,心中满是莫名悲凉。

 

之后的几天,她也为了确认数次跑来这边,亚美和晶很是高兴看到少女这样的变化,在她们眼里日和就像终于对流行音乐有了兴趣的样子,然而事实却绝非如此。终于意识到那条留言不可能再次出现之时,日和决心把这些都当成‘过去’。

 

这样才是对的,这样才是正确的。世界线就此交叉背离,轨迹趋于再也不可能相交的直线,任何丢失的部分会以别的形式被补偿,各自遗忘。

 

【碎片三】

从那之后过了多久?————

少年从混沌中醒来,身边只有绯一脸悲伤地看着自己,浓重的血腥味使他无法好好思考下去,双手、全身都是这种腥臭液体,无论用水洗多少次都不可能洗干净。

“夜斗,真可怜。”她用不会长大的身体抱住早已长大的神明,如同安慰哭泣的孩子“没关系,还有我在哦。”

————————还有我在呢。

真是似曾相识,少年恍惚想起曾好像也有一张笑脸对自己说过这样的话,但往昔已不复寻,流水般逝去。那笑颜也曾温暖过自己的心吗?那话语也曾给自己希望吗?

 

那,又,是,谁,夺走,了,它,呢?

 

——————それは理不尽な運命だ!と、神はそんなふうにいわれました。

 

“哦呀,夜斗回来了啊?”年轻男子推开房门,对眼前的‘儿女’说道。

少年枕在少女膝上沉沉睡去,少女闻言一笑:“父亲大人真是坏心眼呢,明明什么都知道……”话虽这么说,但语气没有丝毫责备,反而有几丝喜悦。

“这样的结局,也算是皆大欢喜吧?”

“是啊,”男人半张脸没在阴影之中“神啊,从古至今都是坏心眼的家伙呢。”

“呵呵。”

绯轻抚紧紧皱起眉头、仿佛在做着噩梦的少年的脸庞,她那双漆黑眼眸隐含笑意,嘴角微扬。少年做着无法逃离的梦,蜷缩起全身、捂住双耳、闭上双眼,也不能驱散恐惧,而身侧锋利刀刃无法斩开那阴霾分毫。

————————‘我在没有你的世界’

 

声音重叠在一起,空旷的世界吞没回响。

 

【花瓣三】

自那次事件过去后大概有一个礼拜左右,日和受到来自好友一起去卡比乐园游玩的邀请。作为普通的高中生来说这样的活动再正常不过,但日和却丝毫提不起兴趣。

绝对不是因为不喜欢,而是另外一种更难以形容的情绪。可她无法捕捉到那个念头的实体,每当想要追寻源头时,彼端只会传来空虚的回响。

就像那个莫名其妙不见了的电话,和转眼就改变了的流行。

“……须和神…………”

又变了。在大家口中流传的可疑神明的名字再一次发生变化,而当日和询问好友是否记得‘大福神’时,对方只是露出了疑惑的笑脸。

“咦?没听说过的名字呢……是哪个不知名神庙的神明大人吗?”

 

————————这是被谁构筑的世界吗?

————————这是都被安排好的吗?

————————自己到底漏掉了哪些部分呢?

 

还是说一切都是自己的想象,一切都是错觉。明明下定决心,却又再次动摇。就连记忆都不可靠的话,那到底什么是可靠的呢?她有些疲惫地抬起头,窗外映出一片阳光,和随着微风轻轻晃动的樱花树树影。

树影斑驳,与樱花花瓣拥有相同颜色的眸子凝视着虚空一点,渐而成形,目光追逐花瓣从枝头坠落、旋转、继而归于地面。日和突然睁大双眼,从家中夺门而出。

她记得那颗樱花树。她还隐约记得它的位置。是的,它就在那里,它应该就在那里,它肯定会在那里。

 

可是————

少女气喘吁吁地停下脚步,目光所及之处是一片荒凉。这里十分美丽,春季的花朵争奇斗艳,绿草芬芳,鸟鸣流转,湖面水波粼粼。

一切都重合了。可是。没有那颗本该存在的樱花树。那是对她来说,还有对某些人来说,十分十分重要的约定。

 

泪水不受控制地坠落,从胸腔深处溢出哽咽,风吹起少女凌乱的发丝,却也无法带走脸颊上滚烫的温度。颤抖自灵魂深处爬上背脊,她无力支撑向前倒去、半跪在草坪上。双手捂脸,话语因哭泣而变得断断续续:

“……我到底……忘……记了…什么……啊…”

无人应答。

给予哭泣少女的,只有来自旁人的异样眼光。

 

【碎片四】

“我说……好奇怪……”

“什么?”

短刀形态的绯回应道,夜斗就算不看她也知道此刻对方脸上那轻笑的表情。哪怕是沾染上多少血腥,她也永远是如此微笑着。

如同无机质造物般完美精准的笑容,恰如其分地动摇着、蛊惑着人心。

“不…………也许是错觉吧。”神明摇了摇头,把短刀用力一挥甩干血液,本不该存在多余情绪的浅蓝双眸染上一丝疑惑。

他始终不能理解自己畏惧杀人的理由。他本就是带去灾祸的祸津神,为了毁灭而诞生的存在。他的刀刃从不会也不该有任何犹豫,人类临死前绝望的呼喊也从未动摇过他的内心。

 

可是,他上次任务失败了。对象是个不过十三四岁的小女孩,有着一头及腰的长发。这个女孩是委托人的私生女,因她的存在使委托人不能继承家业,所以拜托夜斗神、不、准确点来说是他父亲,委托他们杀掉包括连同小女孩母亲在内的所有人。

直到那时都毫无差错的。是的,直到见到那个女孩之前。他的刀刃已毫不犹豫地斩杀了其他人类,而面对这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女孩时,他强烈地恐惧着。

女孩倒在地板上,双手紧紧捂住嘴巴不漏出一丝声音,可那对于作为神明的夜斗来说都是徒劳的,她的长发凌乱地铺在地板上,眼泪从瞪大的双眼里不断落下来,静静融于夜色之中。

当夜斗推开门的那一刻,其实她已经放弃了。放弃藏匿,放弃怯懦,知晓自己即将迈入死亡的女孩双眼同时被绝望与悲伤,还有强烈的愤恨所浸染,她怒视着眼前的闯入者。

他被女孩压倒性的存在感震慑住了,无法为敌的念头瞬间窜上脑海化作颤抖蔓延至四肢百骸。他害怕这样的眼神,害怕这个弱小的人类,哪怕对方实际上无法伤他分毫。

夜斗没有任何犹豫,如同逃跑一般转身就消失了。

 

他害怕的不是她。不是这个女孩本身。不知为何现在的夜斗能明白这一点。

————————他害怕的是,感到那眼神似曾相识的自己。

————————绝非仅仅是绝望、悲伤、痛苦能够形容的东西,而是这些情绪累加在一起形成了更为巨大的雪球,不断不断从自己身体里溢出、吸收、向前滚去,一路不曾停止地直至坠落深渊。

————————那雪球把他的所有感情都带走了,现在的自己,只是空壳而已。

 

那能够填满这空壳的人,在哪里呢?

 

 

【花瓣四】

只是往日的循环往复而已,普通地上学、普通地聊天、普通地应付考试、普通地放学、普通地和朋友告别、普通地回家、普通地面对父母、普通地睡眠。

什么也不会发生改变。除非本人意识到了改变。

一切事物开始出现奔溃碎裂的节点,少女努力地寻找着缝隙,漏洞无法被填补的话,被发现也只是时间问题。已经、无法停止了。这个女孩本身就是这样的人,若是她想做到什么,那么她必定就能做到什么。

何况这是一段寻找真相的旅程。日和不厌其烦地一遍又一遍确认着各种神话、记录、大街小巷的流言,哪怕是被人当成有奇怪兴趣的人也毫不在意。她不放过搜寻任何自己过去的蛛丝马迹,一定在哪里会有关键点,在哪里会有对不上的地方。少女本身就不是被动等待的性格,而神所降下的命运之网也只不过是有着巨大漏洞的脆弱之物而已,一旦认清这一点,那么行动起来就会轻松很多。

 

“啊………………”

灰头土脸从一堆杂物中探出头的少女脸上挂着一幅与背景画面丝毫不相称的灿烂笑容:

“找到了!”

是挂件。卡比乐园的纪念品。和少女手机上挂着的是一对。她现在还不清楚这东西的主人到底是谁,但没关系,她已经接近真相。

与此袭来的复杂感情朝她一起呼啸而来,几乎将她灭顶。日和用力攥住那个破旧不堪的挂件,眼里是充满怀念的泪光。

“我一定要找到你。”

 

若是尽头只有荒芜的坟墓,你还会这样笑着吗?

若是终点等待着的只有绝望,你还会这样笑着吗?

若是一切划上句点后留下的只有漫长漫长漫长到令人疯狂的孤独,你还会笑着吗?

 

会的吧。

你是那样的坚强啊————————

 

【碎片五·花瓣五】

【世界线相交的话就会变成美好结局吗?】

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总之日和一醒来就发现自己躺在了自家病院的病床上,睁开双眼,不适感略微减轻后,她依稀回忆起自己的意识应该中断在她发现那颗本应存在的樱花树的一瞬间。

本应存在的存在的回忆不在了,本应存在的某个人不在了,本应存在于此处的另一个自己、也随着这错误的齿轮,一起湮灭在飘落的樱花之中。

动一下就天旋地转,但是日和一咬牙硬是下了床,一摇一晃地走向门口。这时父母都不在,她抬头看到雪白墙壁上悬挂的钟指针指向十一点,母亲应该去食堂拿午饭了,父亲大概又在忙着诊治患者吧?没有笔,也没有写下纸条的空闲,她只好十分对着另一个空床位抱歉道:“对不起……可是……我不得不去……”

然后白色连衣裙和发尾同时消失在门外。

 

虽然回忆不起来到底应该去哪里,但是脚步很自然地就朝那个方向走去。快了,就快了。一步两步三步,那个屋檐还在那里;四步五步六步,好像已经能听见十分熟悉的声音了;七步八步九步,看到拿着糖果的孩子们从那个小店铺走出来。

第十步,在招牌面前停下,以为是客人的高大男子一瞬间僵硬住表情:

“日…………日和小姐?!”

再也支撑不住,少女朝向地面倒去,在世界倾转的同时,更为熟悉的明黄色闯入视线,她安心微笑、闭上双眼。

 

 

做什么都是无力的,身为神明却什么也做不到。日复一日的‘游戏’只能为心灵平添迷惘,他挥动利刃,折射出的光线是冰冷的寒光泠泠。

“………………夜卜。”

像是无法再忍耐一般,那张无机质的笑脸、似乎是头一次有了表情。渡过了虚幻而又漫长时光的神明已是青年模样,唯有那双湛蓝眼眸和初生时如出一辙。

“…………”

他没有回答,只是默默将刀刃插回鞘中。

“……去吧。”

“什么?”他抬起头,疑惑不解,心底萌生出一线期待,似乎那个一直困扰自己的问题终于可以得到解答。

化为人形的少女脸上滴落泪水,百年间从未有过的、更为贴近‘人类’的表情。她也终于能体会这些了吗?

“……去找到你的答案吧。”她抬手一指,遥远处有一颗正不合时宜怒放着的樱花树。

那里有答案吗。

那里能给予自己救赎吗。

不由自主地朝那个方向走去,然后用跑的,将螭甩在身后,将这个世界甩在身后。

 

“这样真的好吗?”

不知何时父亲出现在了停止哭泣的少女身边,默默低语。

“…………什么好和不好呢,只能问夜斗自己吧?”她笑了,虽然又悲伤又落寞。

“你……越来越像人类了呢。”男人叹气,眼神飘向夜斗消失的方向,再也没有开口。

 

【最后的花是樱花】

【隐喻是‘我的世界就此终结’】

 

是啊,她应该是已经死掉了。

这里是她的世界,也是他的世界,可终究是虚伪的、被巧妙构筑起来的谎言。

樱花树下没有埋葬着已逝之人,只有冰冷的墓碑。

为什么这里发生的一切都非常熟悉、却又觉得离自己十分遥远呢?为什么和父母、同学、朋友的交谈总觉得在哪里发生过呢?为什么那个吊坠会这么破旧呢?为什么那个游乐城不在呢?为什么……樱花树不在了呢?

是啊,因为是自己的记忆,所以当然会感到熟悉;因为自己早已不在于此,所以当然十分遥远;因为唯一能和现实联系起来的东西早已被时光消磨,所以挂件才会是破破烂烂的;因为…………因为樱花树是自己的终点,所以不愿意想起来。

 

他…………也是一样的……

夜斗……

 

神明穿过森林,终于来到这棵在悬崖峭壁处的樱花树下,然后块石板构造的冰冷之物、比刀刃更为冰冷的反光刺痛了他的双眼,将他记忆唤醒,把他从一个梦境拉出来,然后…………

“日…………日和…………日和…………日和……”

像是无法支撑体重,他茫然无措地跪在墓碑前:

“对不起…………日和……对不起………………!!!”

 

 

很多很多年前,神明因触犯‘天’得到惩罚,那是一场得到许多有力支援的逃亡,半妖的少女和神明的少年在一起就能所向无敌,但有一天,这位少女因天卑劣的手段落入妖界,在瞬间就变成了饥饿到发狂的恶鬼们的饵食,无法接受这一切的神明陷入疯狂,爆发出的力量甚至连黄泉之神都被召唤诱惑至现世,时化几乎要将世界吞没之时,少女自黄泉出现在神明眼前,将快要因暴走而消逝的神明意识拉回,然后觉得他们不应该存在于世上的‘天’将两人封印起来,最终终于归于平静。

就这样过去了很多很多很多年,而他们,两人也在本应不可能再次相见的封印梦境轮回中,再次相遇了。

哪怕,哪怕她早已不存在于这个世上。

“没关系。”

她笑着拥住夜斗颤抖的身体,轻抚他的背脊。

“我现在不是还在这里嘛。”

“…………”

如同溺水之人抓住稻草一样,他紧紧回拥住怀里这具还能感受到微暖的身体。阳光从树叶缝隙中洒落在两人身体之上,然而比起阳光,怀中的温度更为真实。

这不是梦吧。他怕日光一旦结束照射,这个梦就会结束了。好希望时间就此停止啊。

“可不能任性啊,”仿佛看穿这一切似的,日和略微寂寞却坚定地笑着“给好多人添了好多麻烦…………特别是雪音!你可得代替我好好谢谢他才行啦!”

“可恶,为什么一开口就是那个臭小鬼。”能说出这句话的夜斗已经不要紧了吧。

“因为你被封印的那段时间都是他在照顾你诶。”

“………………真是的。”

他侧起身换了个位置,挪到日和身后,变成背靠背的姿势。

“还记得约定吗?”

“一起来看樱花?”

“哈哈,夜斗有好好记着呢!虽然是在这种状况下,不过我也算没有违约吧。”

交缠的指尖传来小小颤动,日和感觉到夜斗几乎将全身都靠了过来,手心叠上手背,意识到时已被他紧紧拥入怀中。

“你这个笨蛋…………”

“…………”几乎是哽咽的声线将日和本想说的话又吞了回去。

“别说啊…………”

别说那些像是要分离的话,别说那些像是要永别的话,别说那些一开口就会化成风不见了的话,别说,别说,你一开口的瞬间就好像会离我远去。

 

可是时间已经不多了。

不知不觉中太阳已快要没入地平线,橙黄色的光线宣告这个梦也即将走向终结。

 

“虽然有很多还没来得及做的事、但总体来说,还真是幸福得不得了呢。”

“嗯。”

“没有遗憾哦。”

少女转过身去,温暖的双手捧住神明的面颊。

“遇见了夜斗、能和夜斗在一起,我已经没有什么遗憾了。”橙光落入她樱色双眸,泛起细碎波光,那是未曾落下的泪滴。

“……嗯。”他像是为了将这份温度映入灵魂之中,紧紧握住那双手。

“所以!只要夜斗不忘记,我就不会消失吧,”她的目光灼灼,她的笑靥如花,他绝对不会忘记。

“不会忘记的,怎么可能会忘记呢。”

他也以微笑回应了那份笑容。

“あなたと一緒に良かっだ、恋をする良かっだ。じゃあ、さよならね。”

 

 

愛していた。

————曾爱着你

愛しています。

————现在依然爱着你。

愛してる。

————往后也会一直爱着你。

 

 

“再见。”

 

 

虽然已成永别。

他知道,即使轮回转生,灵魂也不会一模一样,日和只有一个,他爱着的女孩只有一个。

背对着樱花树,他朝漫无止境的永寂走去。

 

 

Fin.


评论 ( 13 )
热度 ( 48 )

© 三途川的鷹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