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好,我是SAKIYA。
「试图用谎言架构真实人生的愚蠢人类」

【野良神】【夜日】【严重崩坏慎入】「かくれんぼ」 「捉迷藏」

「かくれんぼ」

「捉迷藏」

CP:藤崎+夜斗X日和

*OOC严重注意!!!

*OOC严重注意!!!

*OOC严重注意!!!

【很重要所以说三遍!!!】

*黑化注意

*有过激内容注意(NTR、18R、血腥)

*最新一话剧透注意

 

‘我说了吧,不准用这种半吊子的心情接近那家伙。’

恍惚之中,好像有人在耳边细语。如同千万树叶沙沙作响,又如同毒蛇般爬上背脊让人浑身发凉。

‘不过,你现在这个样子,应该也没什么危害了吧。呵呵。’

大脑一片混沌,裸露的肌肤早已黏上蛇鳞表皮的粘液变得污秽不堪,全身上下都是让人讨厌的味道。啊,讨厌?什么是讨厌?什么又是……喜欢?思维停止运作,疲乏到合上眼就能昏睡过去的地步。

到底是哪里错了。

到底是在中间、哪里错了。

还是说早在最初、就注定会迎来这样的结局呢?

————麻痹了的嗅觉无法再次想起‘那个人’的香味

————残留下来的、只有令人厌恶的痛感、与更甚于此的‘味道’

‘我会把你藏起来哦,然后再像垃圾一样丢给他。’

‘哦哦……这个表情不错呢。’

少女无反应的双眸突然闪过的一丝光芒,又激发了施虐者的愉快心情。抹去嘴角余留的干涸血迹,冰冷双唇再次落到那具因承受过多的欢愉而有些颤抖的身体上。

‘作为玩具来说,还不错。’

男人身上有相当多的伤痕,他未曾料到那看似纤细的双手居然有这么大力气,不过这也是在预定之内,不如说,如果不是这样,就毫无意义了。

要反抗才有趣,不会一下子就坏掉的玩具才有趣,对,就像‘他’一样————

 

想让那具纯白无暇的躯体染上黑色,然后、对,然后让那位神明与她一起落进深渊,就像他一样……

“夜斗……”

带着残虐的愉快笑容,他加快了动作。

“……夜…………斗……”

发丝凌乱地盖住侧脸,被反剪起束缚住的双手手腕红到发肿,精疲力竭的呻吟声是在求救,还是在做着最后的反抗呢?

但这一切————并没有传到男人耳中,也没有传到在疯狂地寻找她的神明耳中。

 

日和消失了整整一星期。无论哪里都找不到她。无论哪里都没有留下她的印记。湛蓝眼眸随着时间流逝一点点湮灭希望之色,将人拉入地狱的并不是绝望,而是追逐着名为‘希望’的地平线啊————

什么时候才能到达,什么时候才能停止。无边无际的漫长黑夜让神明浑身颤栗,他的阳光不知去向,连同他的心与灵魂一起燃烧殆尽————

即使如此,还是不能停下。

——————因为已经无法停止了。

 

光与暗的分界线开始变得不甚明显,时间的界限也变模糊,无法知晓如今是白天是黑夜。所有感情都趋向迟钝,感知疼痛与愤怒的神经,也变得毫不关己。

重复重复再重复,大脑拒绝思考,身体拒绝活动,昏暗房间也拒绝阳光射入。

‘我们要换地方啦,因为那家伙来找你了哦。还不赖嘛,能找到这边。’

长发从白暂脖颈垂落至胸口,少女好像对此有了回应般侧过脸来。然而被下了咒术的神经并不能很好地运转,只是本能上有了反应。

————那名字已深入骨髓,再不可忘却。

————爱意会如同诅咒般增长啊。

没有焦点的樱色双眸在男人念了一句什么咒语后又一次阖上,陷入沉睡的少女如同艺术品的人偶般、即使在黑暗中也散发出夺目光芒。

‘现在还不到时候,还不能让他找到你。’

鬼还没有现身,捉迷藏游还不能结束呢。

 

房间里有血,是非常非常熟悉的味道。而其中还混杂着‘那个人’的气息。神明突然断线般跪坐在满屋狼藉中。

「一緒に遊ぶう」

墙上是暗红色写成的邀请,左下角有一张彩色照片,啊,是熟悉的脸和完全陌生的表情。充满了诱惑力,自己从未见过、但想象了无数遍的,女人的表情。

心脏疯狂地跳动着,血液狂奔逆流。就连‘咔嗒’一声、身体某处某个开关坏掉的声音神明也没有察觉,嘴角牵起笑容。

————————我要保护你不受伤害

‘所以只在我身边’

————————我想让你幸福

‘所以只看着我’

————————我要你一直记得我

‘所以请你忘记其他人’

满溢而出的是丑陋不堪的欲望,睁大的双眼中并未映出自己的身影。他无法忍受她用这双眼凝视他人,用这双唇亲吻他人。

没有关系。坏掉吧。请留在我身边。

 

‘哦哦,今天你也很漂亮。’

少女外面套着浅粉色为底子、绣有蝴蝶花样的打卦,长长黑发更衬托出她的肌若凝脂,松开的领口露出雪白脖颈,里衣仅仅是象征性的披在什么都没穿的胴体上,昏暗房间内唯有一扇小窗能够勉强看到外面。

不管是什么时候,她总是望着窗外那个方向,哪怕一次又一次失去意识时,那双没有焦点的樱色双眸、也总是不意地追逐着某人的背影。

‘这是你半吊子的惩罚哦,说着要应战结果却变成了这个样子……’男人今天出乎意料心情大好,把玩着她的头发。

‘藏着不说,都是坏孩子啊。’

被月光染色的皮肤带着凉意,而男人暗色眼眸与声线更为冰冷。

杀掉她的家人,毁掉他的神器,强迫她来到自己身边。因为想要‘不会坏掉的玩具’。

他并不是不知道,是突然在几次高潮中断断续续说出口的名字也好、还是咒印差点失去效力那一天少女哭喊着的对象也好,都是那唯一的名字。

“……夜………夜……斗”

一如既往地在疲惫中、不,或许连疲惫也感受不到了吧,身体已经适应了被如此对待着,少女茫然凝视虚空,轻声呢喃着入睡。

“哦,快到了啊。”

男人出门来到庭院前坐下,一脸轻松地笑道。

 

追逐着,然后又被逃走,继续追着,然后掉进陷阱,爬出来头也不回地继续追,总有一天会找到。

‘恭喜你。’

笑得人畜无害的男人对他挥挥手,而他已焦心到不想去理会他。

————大概是哪里不对劲了,神明甚至头一次感受到喜悦。

————是啊,不会再有谁从他身边夺走她。眼前的人可谓是替自己做了很多没办法做的事。

‘哈哈。’

男人震惊地看着他凭空抽出刀子,那是这位神明以‘一些东西’作为代价、换来的能够‘弑神’的凶刃,被刺中的胸口喷出鲜血,和人类一样的红色,而且有着温度。

弄脏了神明黑色的和服,却丝毫不会污染他的湛蓝双眼。

‘施咒者死亡的话,咒术也会被解开……真不愧是夜斗啊……不……真不愧是……我的儿子……’

随着最后一句话,男人带着一脸看穿真相的表情,身体与灵魂同时死去。

————不会有人再来阻止你了

————捉迷藏游戏结束了哦,夜斗

 

 

“啊啊啊啊啊——————————————————————————————————”

咒术被解开、取回意识后的少女发出几乎不敢相信是人类范围的高声尖叫。她的记忆还停留在化为一片血红的公寓中。

赤色浅红色淡红色深红色凝固的红色流淌的红色红色红色红色红色交错在一起,中央是重要的家人,也是她家人的残——————

“不要!!!!不要!!!!!!!!!!!!!!!!”

不要思考,不要运转,拒绝理解,拒绝接受。

“乖,没事了,没事了。”

将神志不清的少女按向自己胸口,可和服上血腥味再次刺激了她

“啊啊——啊啊啊啊!!!!”

双手拼命想要挣脱开束缚,但眼前的神明可不允许她这么做。

真麻烦啊,看来这件不能穿着。他脱掉和服外套,在她耳边低喃:

“没事咯,已经不会发生那种事了。”

温柔地抚摸着少女的头发,微凉指尖抵住头部稍稍往前用力,两人双唇就重合在一起。

渐渐停止颤抖的身躯开始平静下来,少女在一点点恢复正常。

“夜……斗?……”

“嗯,是我。”

“夜斗……夜斗……夜斗!!!!”

像是压抑许久、崩溃般的哭泣让他的心抽痛着,同时也产生一丝无比颤栗的快感。

——————这是属于我的

————只看着我一个人

光是想象就美好到起鸡皮疙瘩,他往前倾倒,少女也顺势被压在下方。

 

真美啊。不管过去如何,她的未来————现在——————都是属于他的。

拨开长发,拭去温热泪珠,指尖游移至脖颈下方,锁骨的形状也美极了。可是衣服很碍事,而且还染着别人的味道,啊啊,仔细闻的话,她全身都是别人的味道啊。

是那混蛋干的蠢事。

啊不过没关系,从现在开始,他会全部帮她消除掉、并且重新覆盖上自己的味道的。

“夜斗?”

不明白他即将要做什么的少女略微歪过头疑惑着,但很快就被神明身上淡淡的血味震惊到。

“夜斗……血…”

她不敢问。眼前是熟悉而又陌生的他,但少女却害怕着。

“啊,哪里沾到的吧。”

谎言堆积起来,从现在开始会不断开始累积的吧。

“是……这样吗……”

感到安心的下一秒,她的衣服就因为失去腰带束缚而滑落到肩膀以下位置,而他在自己胸口颈间落下了无数个吻,是温柔却寂寞的味道。

身体简直像早已熟悉了情事般恰好地热起来,而她好不容易才压下去那几乎要冲出口的呻吟声。

然而听到那句话的她,瞬间入坠地狱。

“如果我说,杀了人呢?”

先是慌乱,然后震惊,最终选择想要推开眼前没有停止爱抚动作的人。

“放开……我!”

她的力气绝对不算小,但在没有丝毫想要放开她的神明面前只是儿戏。意识到如果被挣脱就会被逃走的神明立刻取下腰带将还在挣扎中的双手绑在一边的桌角上,一边抚上脸颊让她转向自己。

“不要,我再也不想放你走了。”

被无助的表情击中软肋,神明知道就算她想逃走也不想伤害对方,虽然她也了解自己也并没有这个能耐。

月光在少女略微苍白的肌肤上蒙上一层薄纱,简直如同瓷人偶一样美丽。将纤细双腿分开,因羞耻而转过头的少女脸上一片潮红,身体却违背意愿地兴奋着、甚至还微微弓起了背部。

好想逃走,好想逃啊。但口中不自觉漏出的呻吟、与被快感驯服的身体让她一时无法分清现实与梦境。

——————逃走吧

——————醒来之后就逃走

疼痛会不可思议地转换成快感,再一次被拉到顶峰、甚至要怀疑身体会不会因此坏掉。

‘啊,味道变了’

在快要晕过去之前的唯一念头,是不知所谓的安心感。

最后少女再次阖上双眼。

 

‘不管你逃走多少次’

‘我都会找到你的’

愉快地笑着,神明也伴随月光一起入眠。

这是他们睡得最安稳的一个夜晚。而明日开始,游戏就要开始了。

堕落到地狱吧!在黄泉跳舞吧!爱啊,真是让人绝望呢——————————————


评论 ( 17 )
热度 ( 47 )

© 三途川的鷹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