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好,我是SAKIYA。
「试图用谎言架构真实人生的愚蠢人类」

【东京残响】七夕贺文·12Lisa·かなたへの花火

*BG向

*是个很短的段子

*不接受谈人生…


 去向彼方的烟花

「理沙,快来看!」

「好、好的。」

理沙还不是很习惯浴衣,啊,说起来她也是被连哄带骗才穿上的,对于这种服装的印象仅存于遥远记忆里的女儿节,所以看着套在自己身上粉色绀色底子粉色花朵的浴衣,她有些晃神。

祭典人很多,他们不得不手牵手防止走散。

她感受到皮肤的温度不断流逝,右手交叠他的左手,交缠成十指相扣的形状、

「呼,到了!……就这里吧!」

翘家少女和无处可去的少年,也算是很奇怪但意外很搭配的组合吧。然而实际上所谓的翘家和无处可去,都是双方小小的任性而已。

他转头对理沙笑着,眼眸里有星星闪过。

是她很喜欢、很喜欢的笑脸。

「嗯……」

理沙点头,小心地在他身边坐了下来。

「火药稍微变个配方,就可以变成这么漂亮的东西呢。」

显然是twelve事先就算好了人少又能清楚观赏到烟花的位置,所以就算绕了一些路,来到人烟稀少的僻静处,脚心被木屐磨出了水泡,理沙也觉得非常值得。

「真的……很美呢。」

「理沙,喜欢吗?」

「嗯、嗯。」

各种各样的烟花在夜幕之下争相绽放,世界和平,时光安静流逝。

没有比这些更美好的未来了。

「我啊,因为小理沙,所以也觉得很美哦。」

「呃……诶?」

她有些诧异地转过头看向twelve,而对方只是凝视着河对岸的烟火,像被灼伤般微微眯起双眼。

「是啊。」

「是、是什么意思呢……」

「哈哈,下次再告诉你哦。」

「……」

又要等很久才能见面了,所以才说下次吗?

twelve

「过分。」

「嗯嗯?」

「每次都是这样,擅自出现、又擅自消失!」

「理沙……」

透过身体的光照在她身上,明明说好不能再哭了,可是……

「下次就一起放烟花吧,只是看着还是太无聊了。」

少年将手贴上她的脸,而眼泪落沙从掌心穿过,他已无法为她抹去泪水,就连承诺也是毫无依据的盲信罢了。

「对不、起。」

「让你忘记更好,不过每次我都想跑来见你,所以该说抱歉的是我才对呢……」

「难得好看的脸都要变丑了哦,理沙。」

「……」

她摇摇头,时间已经不多了,在他离开前,理沙必须把想要传达的心意好好说完整。

「我、其实…非常开心,还能像这样见到你,我…真的非常非常幸福了!」

「我也是。」

即使是虚空的环抱,只要有感情,总会能感受到温度的。

「twelve、不…久见冬二…冬二君…」

理沙擦擦眼泪,努力对他绽开笑容。

「节日快乐,下次见……」

「节日快乐,理沙。」

「拜拜。还有,下次见了。」



PS:理沙似乎总是在哭呢,抱歉【笑

评论
热度 ( 13 )

© 三途川的鷹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