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好,我是SAKIYA。
「试图用谎言架构真实人生的愚蠢人类」

【火影忍者】【佐樱】通常情况下,这叫做犯罪【车】瞩目

*幼女车?

*主男性视角的x描写

*和我一起说一遍,和未成年啪啪啪是犯罪,是犯罪,是,犯罪

*OOC,OOC,OOC

*私设多如狗,有年龄BUG时间轴BUG各种BUG请不要太在意…

*司机新手上路了!!!

*本以为可以写成欢乐向,为什么开个车还得开得这么逼仄我不服…

PS:已解决了无法点击链接的问题!www

 

通常情况下,这叫做犯罪 

 

Cheaper1.

所以说,现在这是个什么状况?

眼前那个只能和记忆重合起来的女孩子,像个树袋熊一样挂在自己胳膊上嘤嘤直哭,而一向警惕的他居然不敢太用力推开对方,质问那个人到底是谁。况且他之前开了写轮眼确认过,她就是本人没错。

那么,问题来了。他清楚记得自己还在旅途中,和她在一个小旅馆里歇脚。收拾完行李他们去了小店吃饭,然后散步,回屋子设好感应结界,最后和她一起睡下。虽说半夜曾感到过胃有点不大舒服,不过他已经习惯了,也就没去特别在意。

事情到这里为止,还都合情合理。唯一不合理的,只有场景里的这两人。

他睁开眼就发现自己左臂还在,而这不可能,树袋熊姑娘还是十二岁模样,而这也不合理。那么唯一的可能性就是,他中了幻术,可即使他开了写轮眼,答案却更让他惊愕

——都是真的。如果是幻术,那么对方未免也过于强大。

可他还没来得及展开思考,树袋熊姑娘的眼泪就又蹭到了他胳膊上。

他有种错觉,总觉得她的眼泪几乎能灼伤皮肤,对方整个脸和身子都埋在他左身侧,他被她当成树桩紧紧抱住,像是再也不愿意放开,像是他会随时消失似的。

他拿她的眼泪没有办法。可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她不再哭了,只是偶尔脸上会露出泫然欲泣的表情,而这个表情会迅速让他心里哪块觉得很闷,他不喜欢她露出这个表情,但是每次让对方露出这个表情的罪魁祸首,总是他自己。

“别哭了。”尽可能放温柔,他听见自己说道。

反正如果是幻术,他也大有办法,敌人有本事尽管冲他来。

那个身体明显一僵,她抬起头,脸上净是乱七八糟的眼泪和鼻涕。头发也乱糟糟的,十二岁的姑娘眼睛里干净地没有一丝杂质,含泪莹莹闪着光。

“太……太好了……佐助君,你终于醒了…”

“嗯。”现在的她对于他的理解,还没超出十二岁的范围吧,于是这个二十五岁的灵魂开始仔细思考起自己十二岁那会儿到底是什么样子,谨慎地选择言语。

无可避免,他理所当然就会想起十二岁,十三岁,往后,再往后……

“佐助君?哪里…不舒服吗?”小姑娘试探性地问,语气里包含了很明显的讨好意味。还有,害怕被厌恶的小心翼翼。

——于是他的胸口又开始发闷。

“没有,”他顿一顿,“刚刚怎么了?”

“我们在执行一个D级任务,然后回村途中,佐助君你突然晕倒了。”好像是意识到既然他已经转醒,那么就不该再这么抱住他,小姑娘的体温倏而远去。掉落在胳膊上的眼泪早已被干,灼人的温度瞬间转为丝丝凉意。

——他不喜欢。

“是吗…”然后,他意识到一个问题,“鸣人他们呢?”

她有些惊讶,睁大眼:“因为任务还没结束……所以卡卡西老师和鸣人君就继续执行任务去了,不过,”她又急急忙忙解释,“真的是意外事件,也没有查出什么原因,但是佐助君一直不醒,所以,所以…这不是佐助君的错…”

小姑娘略带紧张地解释,她以为‘他’会再次苛责他自己。他第一次以局外人的视角直面过去,哪怕这或许是某人的幻术,抑或来自自身的梦境。

——因为太过真实,他猜是梦。

“我知道。”他放弃装成‘他’,淡淡地说着,她又是一愣,然后很开心地拿起一个苹果在他身边坐下。他目光望向窗外,是白茫一片,那里大概是还未能成形的风景。小姑娘过分乖巧安静地坐在床边削着苹果,虽然和回忆里稍有出入,但他依然知道这个场景自己非常熟悉。

甚至可能要比因此而受到伤害的她本人还要熟悉一万倍。

——他清楚记得脚底碾碎苹果的黏稠触感,湿热的空气缠着香甜味道,咔唦,苹果轻易就崩碎,汁液和果肉粘在皮肤上甩也甩不掉。甩不掉。脑中一心只有复仇时那触感变成尸体,变成肉块,变成血,唰啦唰啦沾了他一身。太真实,然后太轻易就被替换,最终就变成梦魇。每夜每夜爬进梦里,在他耳边低语,看,这些都是你伤害蹂躏碾碎践踏过的事物,看啊。

看啊,看啊,仔细看。再仔细一点。一分一毫都不要眨眼。一举一动都不要看漏。

看……

 

Cheaper2.

“佐助君,要吃苹果吗?”她甜甜地笑,整个眉眼弯弯,像是想要把笑容全部送给他那样用力笑着。薄唇抿出一个令人舒心的弧度,两颊有些绯红。啊,这个年纪真是很微妙,仔细一看的话,会发现她的轮廓相当柔和,几乎像是没有硬直的角度,皮肤很白,绿色眸子下方微微有些红肿,应该就是刚刚哭过的关系,没由来地,他听见自己喉结翻滚的声音。

她用手递来一瓣削好的苹果,果实半成熟的香气让他有点茫然,他鬼使神差地握住她的手,就着小姑娘略带薄茧的手指,将那瓣苹果吃了下去。

“…佐、佐助君?!”她吓得浑身僵硬,脸因为羞耻而变得通红,下意识使劲儿想把手抽回来,奈何那时的她还抵不过男孩子的力气钳制。

他的舌头舔上她的手指,右手把她那只胳膊牢牢握住,左手则抓住小姑娘想推开他的右胳膊,她整个人都被他拉进怀抱。

‘嗙——’那盘苹果最后还是掉落在地上,不过没关系。他打算把噩梦抹去,小心翼翼地,一点点地,就像她当初对他那样,涂上属于现在的色彩。

“樱,放松。”温柔呼唤果然会起作用,她身体发软靠进他怀里,头部正好在他锁骨上脖颈间,粉色发丝扫过皮肤,连带着急促温热的吐息一起。

——他喜欢。

接下来请走链接→http://weibo.com/2204087242/DwWoIgLNp?type=like#_rnd1464078807910

评论 ( 25 )
热度 ( 258 )

© 三途川的鷹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