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好,我是SAKIYA。
「试图用谎言架构真实人生的愚蠢人类」

【火影忍者】【佐樱·亥莎】流转

*不是故事,私设如山,全部CP都是侧写,非常个人的物语

*全文只有隐晦的比喻,不会出现直接描写

*对本人来说这不是个悲剧,只不过是平常再平常不过的往日流转而已

*拒绝谈人生

*难免OOC,望谅解

 

 

拜启

致山中亥人:

你知道吗,阿吽门附近的道路前不久刚被拓宽,变得面目一新了。不过那些河岸倒是保留了下来,等你回来之后肯定还能见到。靠近河岸的部分没有变动,所以旁边道路上的建筑就把各自门前的东西挪开了去,我前两天走了走,居然没什么不习惯。要说不习惯的话,估计也就是偶尔在清晨路过时,还是觉得路有点儿宽——至少比那时宽了很多很多。

说起来,前两天我还看见山中叔叔和阿姨一起去见她呢,博人那家伙也老是和巳月一起跑出去做任务,我这边的任务也堆积如山,光是想想就有点头疼,但我还是很喜欢的啦。毕竟这是交代给我一定要做好的事情呢!

你在土之国应该还好吧,首先说好了,我不是在担心,嗯,也不对,就是在担心你到底能不能完成任务啦!毕竟你出门前这边还发生了这样那样的状况,阿姨虽然表面上没说,不过肯定担心地不得了吧。

现在七代目大人还是不怎么擅长文书工作,所以大部分还是由鹿丸叔叔……不,我想最近差不多该交接给鹿代了,蝶蝶最近也和丁次叔叔去雷之国修行,有好长一阵没法见到她。巳月他倒还是老样子,不过也开始想着要不要进暗部试试,抛开个人眼光,嗯……他的实力还是不错的啦,估计哪个部门都很想挽留他吧。

我吗?我的目标当然还是成为火影!这个从小时候开始就没变过,但最近我心中也开始萌生出和我妈妈一样的念头。妈妈建立的诊疗室果然相当有意义,甚至有些人会登门拜访想要来送礼,但都被他们一一婉拒。啊,不过也有例外,有一次一个孩子送来了她自己悄悄和诊疗所其他的孩子一起,给妈妈画的相册,里面全部都是妈妈在工作时,在诊疗所时的身影,那些形象肯定是刻在了孩子们的眼睛里回忆里吧。从没在外人面前流过眼泪的妈妈,居然就这么哭到哽咽,害的我也差点哭了起来呢。

我现在终于能懂,以前曾经问过爸爸的问题,而为什么他会给我那个答案了。

我问他‘你和妈妈,是谁比较强啊。’

他想都没想,不假思索地告诉我,是妈妈。

我当然觉得妈妈很厉害,但单纯论力量而言,我还是会觉得爸爸比较厉害吧。爸爸有轮回眼,有须佐,有万花筒,火遁和千鸟也不是一般人能够随便练成的术。那为什么他毫不犹豫地告诉我,是妈妈比较厉害呢?

那时,我爸爸也在场,他凝视着妈妈的眼神,不仅仅只是带着平常的情感,怎么说呢……更像是看着什么了不起的、无法超越的对象那样。

所以他才会说,我妈妈比较厉害吧。

我现在能懂了。

 

不过,就算是这样的爸爸,终于也变成了笨蛋呢。现在年代和平,任务数量没那么多,难度也没那么严峻,就算是长期在外,也像亥人你现在执行的巡视任务一样,只是比较花时间。他在家里也不怎么做家务,嗯,其实也有不方便做事的原因,我可以理解。但他老是睡到老晚才起来,起来之后就喝喝茶翻翻书,偶尔帮忙晒晒被子衣服,要不就是被七代目拉去忍者学校当个临时指导,再不然就是和博人这个徒弟一起训练,其它就再也没什么了。他剩下的大把时间都花在和妈妈腻在一起,和她聊天,或者就是坐着什么也不说。就算我不在,也能想象出这个画面,妈妈神采飞扬地说话,然后爸爸在一边微笑着静默不语,偶尔搭上几句,风中夹杂水仙花的香味,任何人都无法插足两人之中。

结果最后都要我出面,才能打断这两人没完没了的絮絮叨叨,不然他们就会从清晨待到黄昏,甚至连天黑了都不知道。

 

不知道为什么,今天居然下起了暴雨,明明天还一片晴朗。我和爸爸回去路上忽然就一下子倾泻下来,他把大披风往我身上一遮,在我还没反应过来之前,像我小时候那样单手把我抱起来,顷刻之间就到了家门口。

我看他沉默着单手甩甩披风上溅落雨滴的样子,好似一把剑卡不进正确的鞘中,不知道为什么稍微有点难过。

人没事,但晾出去的衣服当然已被淋透,一家人只好慌忙把衣服抢下来全部重新洗一遍,而就在洗到第二波时,外面居然天又放晴了。真是说变就变嘛,让人完全没办法猜透。拥有万花筒连天气都没办法参透,现在想想,还真是没什么用的能力呢。当然赢不了妈妈。

这雨和人生一样都是在顷刻之间突发变故,令人措手不及。

但我安然无恙。

 

博人最近不是出去执行任务了嘛,然后我和我爸爸开始了久违地指导练习,但今天发现他居然有点儿心不在焉。爸爸说我的能力其实比较像樱,对查克拉的操纵非常精准,他能教我的东西实在太有限。写轮眼不行吗?虽然我这么问了,但向来对我有问必答的爸爸,此时居然很难得没有说话。并不是习惯沉默……但是这种沉默还这是让人很难受,因为这样一来,岂不是意味着没有人可以教我了吗?于是想了半天,他摸了摸我的头,说因为我的查克拉是火系,打算教我豪火球之术。我当然很开心,能使用妈妈的术,也能使用爸爸的术,这是我一直以来小小的愿望嘛。

修行当然非常艰苦,爸爸的训练相当严苛,我现在对博人那会儿倒是感同身受了。最开始几天,可能还是碍于他是我爸爸,一时半会儿没能调整过来,常常给我放水,不过当技巧愈加精进后,他也开始慢慢进入师傅的角色。两个月之后,我终于能吹出像模像样的豪火球,当时我爸爸很率直地称赞了我,我……真得非常开心。接下来打算吹给妈妈看看,她肯定会高兴到一把抱住我的,嗯,毕竟是我妈妈嘛。

写到这里,我突然发现刚刚爸爸和妈妈打完招呼之后又出门了,我想他肯定又跑去那边,而且还会待上很久很久。我抬头看了眼日历,果然是到那个日子了。那个日子通常大家都会跑去那边聚一聚,毕竟平时大家都很忙,也就这一天能聚在一起。嗯,我想我现在还是不要去打扰他们好了,明天再带上水仙花去看看她吧。

 

这次说得有够多……啊对了,下次我们来比比看我的豪火球还是你的超兽伪画比较厉害好了!你一定要回来和我分个胜负啊!要是你不来,我就直接算我自己赢了!就让七代目,你爸爸妈妈,和我爸爸当见证人!

那么就这样,我要去代替我妈妈整理好房间啦,至少要在爸爸回来时,能吃到热腾腾的饭。

 

其他的,下次见面再慢慢说吧。

 

 

                                                                  宇智波佐良娜

                                                                 XX年XX月XX日


评论 ( 12 )
热度 ( 46 )

© 三途川的鷹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