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好,我是SAKIYA。
「试图用谎言架构真实人生的愚蠢人类」

【驱魔少年】【神娜】【短篇已完】世界はまるで抜け殻のよう

*庆祝第二季开播

*给鸡翅膀的贺文,由她提供的关键词:时间,荆棘,秘密,狭窄,重影

*人物属于星野娘,OOC属于我

*神田优*李娜丽 


她赤足站在浅浅的水潭之中。

穿着如同丧服般的黑色连衣裙,融入身后天水间的一片墨色,若不是惨白的月光,她几乎感觉不到自己的存在。没有风,水面兀自波动,脚底触到的是冰冷泥沙,水带着寒夜特有的温度,轻轻拍打她的脚踝,试图夺走她的温度。

远处有什么顺着水流飘过来,她小心翼翼地抬起脚,慢慢踩稳后一步步往那个方向走去。在微弱光线的照射下,她看到些类似长方形的物体正接近她现在所在的地方。它们随着波澜上下起伏,最终来到她面前,然后又顺着水流从她身边飘走。她竭力想要往前跑,可脚底宛若生了根般无法迈步,她死死抓住裙摆,喉咙里漏出生锈铁管似的呜咽。

漆黑的棺木被牢牢阖上,好像在刻意为她让路一样,只是从她身边安静飘过。驱魔师死后连尸体都不允许被留下,这些棺木全部只是为了形式上纪念而留下的无主空盒,哪个装着哪个的灵魂呢?她不知道,她记着教会所有人的面容和姓名,现实却不允许她去纪念他们的死后。

这个世界褪去外壳,空无一物。

她独守着无名的外衣,名字和面容都无法一一对应重合。

 

“喂,别睡在这里。”

要不是视力好,他几乎就要忽略缩在禅房一角,脸上手上脚上缠满绷带的姑娘了。两月的天气终归算不得暖和,何况这个地方没有暖气,实在不是个受伤患者该待的地方——更何况现在早已入夜,寒意比起白天自是更为入骨。

他刚风尘仆仆地归来,便下意识往这边走。结果,拉开门时,他都快以为字画下面的那不是活人,而是人偶。他叹口气,放弃叫醒她的打算,正当准备抱起这个姑娘时,对方却突然睁开眼,死死抓住了他的手臂。

“喂,怎么了。”

少女脸上是被逼到绝境的表情,仿佛噩梦还未曾远离,她还没有从即将被恐惧溺死的空虚感中回过神,抓住他的手臂,似乎想要努力攀上现实的彼岸。

隔着薄薄的衣料,神田优感觉到眼前这具身体冰冷地不正常。

“李娜丽!”

他紧皱眉头,掰过她的双肩呼唤她。在四空游移不定的视线,终于在他脸上安定下来。

“神田……君……欢迎回来。”

他被这个不合时宜的招呼搞到不知道接下去是该叮嘱这个姑娘快点回房间睡觉好,还是该接一句‘我回来了’配合眼下的气氛。神田优花了三秒思考,然后决定问他最想知道的那个。

“你大晚上跑这儿来干什么?”

“嗯……我受的伤比较轻,不想占用病床,打算自己房间休息。”她顿了顿,抬头瞥了少年一眼“我想今天大概你会先到这边来吧,所以……”

“所以就睡着了?”

“很累嘛,谁叫神田君回来地这么晚。”

她嘿嘿笑着,即使面对他那张臭脸,李娜丽也毫不在意。

“很累就回你自己宿舍睡觉。怎么了?一个人睡不着?又不是小孩子了。”

齿轮转啊,转啊,时间随着她变长又变短的头发一点点从他们身边流过。女孩子跟在身后时衣角被轻轻牵起的感触,做恶梦时央求他不要走的夜晚,午餐时怯生生地说能不能尝尝他的荞麦面。什么时候开始,啊,好像是从她哥哥来到教团后开始,她笑的次数比以前更多,她会笑着和他们说‘路上小心’,会在他们回来时说‘欢迎回家’。她把这里当成家,把随时可能失去生命甚至名字的大家,当成家人。

“嗯。刚刚做了噩梦……”

她抓住神田手臂的右手一直没有松开。李娜丽改变再多再多,她也有只有他熟悉的那个表情。

“所以啊,就跑到这里来了嘛。总感觉,这里就是很让我安心。”

自打她光顾这个禅房,房间内的设置就没有变动过。即便是搬到了新支部,这个地方也被不约而同的保留下来。

“所以就睡着了?”

神田优又问了一遍。语气有点不快。

“是啊是啊,放心下来之后,就呼——地睡着了啊!”

女孩鼓起脸表示不满,他便苦笑着站起身,顺便一把将女孩子抱起来——过轻的体重让他皱了皱眉。

“回房间睡去,病人就好好待着不要乱转悠。”

“简直难以相信这是神田君会说的话嘛!还有,快放我下来!!我自己会走啦!会被人……”

“本来这种时候就是没人的,你再喊下去大家都要出来了。”

“呃……你今天怎么特别多话……”

“……烦死了。”

好不容易做完任务,好不容易想安静地坐禅,结果打开房门就看到有个人像个尸体那样倒在房间里。这画面无论出现在谁面前,都对心脏不好好吗。

“哈哈,感觉特别像小时候。”

找不到哥哥而大哭的李娜丽,满世界乱跑一把鼻涕一把泪的李娜丽,噗通和他撞了个满怀的李娜丽,脚扭到被他抱着的李娜丽,重影重重,接连不断。他转世浓烈的记忆还在,他一度失去的记忆早已恢复,但这个小姑娘依然跌跌撞撞闯进他的世界,他知道,并且欣然允许。

或许是只有脚步声的安静走廊,刺激了女孩刚从噩梦中转醒的神经吧。她抓住神田胸口的衣领,把头整个埋进他胸膛,整个身子有些颤抖,他就算是低下头也无法看清李娜丽的表情。他什么也没问,只是把抱住她的那只手,再微微用力,让少女被整个圈在温暖的怀抱之中。

“到了,能自己开门吧。”

“嗯……那个…神田君,谢谢你。”

“不用。”

她边开门,侧过身子朝神田道谢。笑容婉婉,紫眸盈盈,仿佛那个梦不曾压得她喘不过气,云淡风轻,过了便过了。

“神田君也早点去休息吧。”

“我就睡这里。”

“诶?”

她呆呆地看着高大清瘦的少年,兀自在没拉窗帘的窗下一座,月光洒了他一身暖黄色,透出些许疏离与人间的味道。而后他将六幻放于自己身侧,便如他所言那般,就在这儿,在李娜丽床边静静阖上眼。

“快关门,我可不想明天在教团大开杀戒。”

李娜丽还站在半掩的门前,好一会儿没能回过神来。

“知道啦知道啦。”

嘎吱,带上门后,她一头扑倒在床上,侧脸转向少年被月光笼罩的脸上。

他的头发长得好长,不会是连同自己那份一起长长了吧?没由来地,李娜丽睁大眼想到。

她终于回到现实了。

包扎完回到空无一人的房间,无论怎样都没办法入睡。她梦见在她周围顺流而下却空无一人的棺木,她站在漆黑的水中,她站在漆黑的世界中,整个世界仿佛只将她一个人当做蚕蛹,把不要的外壳褪掉之后,只剩她站在那里。抱着模糊不清的记忆一动不动。背后的支部高塔恍若死寂般始终沉默着。

“呐,神田君。”

她决定把这个梦当成是秘密,起码今天,她将不会再被它困扰了。

“睡了吗?”

“干嘛?”

李娜丽朝天露出微笑,房间真是狭窄啊。窄到她一伸手就能够到他的肩头。

“能牵手吗?”

少年没有回答,抬高的视线捕捉住那只朝自己方向伸过来的手,小小软软,但却充满力量。他伸手覆盖上去,将自己的体温染上对方手掌,直到它一点点变暖。

“谢谢…”

说是道谢,不如说是梦呓,少女安心睡去。没有过去很久,床头就传来浅浅的呼吸声。

他轻轻笑起来,他们始终掌心相叠,直到黑夜变成白日。

——听说未来荆棘丛生。

——听说未来你孤身一人。

——听说他们全部先你而去。

没关系。

没关系。

没关系。

此刻的温暖使我们感受到活的温暖。

我们死去,我们也曾活着。

如此温暖地活过啊。


评论 ( 3 )
热度 ( 59 )

© 三途川的鷹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