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好,我是SAKIYA。
「试图用谎言架构真实人生的愚蠢人类」

我爱你!!!!!!爱你!!!

天气正好

*给男票
*辣眼睛。希望各位佐樱家的太太看在我男票的份上,多多包涵,多多包涵。【扑通一声我就跪下了】
*我怂,大概发完一个月不上lof,等一个月之后再见【你够了。】
*男票给的关键词是夏天。

第一道清晨的光线通过窗帘的缝隙洒进这个家的时候,佐助还沉睡在梦中还没有醒过来。
是一个有些不太好的梦。
他好看的眉头微微的皱了起来,似乎想从这样的梦魇中挣脱开来。或许是太过用力的缘故,睁开眼睛的时候,太阳穴的部分还在突突的跳动着。
夏季的白昼来的比较早。身体时钟的感知还停留在稍微可以赖床的时间,但是窗户外边显然是大亮的天了。
还在学习阶段的时候,佐助当然不会出现睡过头这样的事情。
但是现在?
好像离起来的时间还早的很,他伸手去拉了拉棉被,想要再度的睡过去。

小樱在厨房里正在一边哼着歌一边开心的往味增汤里削着白萝卜。佐良娜因为要外出训练的原因,提早的出门了。当然也有可能是没办法忍受爸爸一回来,妈妈就变得奇奇怪怪的样子。总而言之,这是一个难得的只有两个人的早餐。
“早。”
厨房的门框那里突然传来了熟悉的打招呼的声音。小樱因为太过惊讶,握着萝卜的手一滑。好在她眼疾手快,在萝卜即将整颗掉入汤里的最后一刻,又重新的捞了回来。
她在心里默默的叹了一口气。接着露出了无比灿烂的笑容转过了头,对着靠在门框看着自己做饭的男人打起了招呼。
“早上好,佐助君。”
“今天起的好早。”
佐助嗯了一声。又补充了一句。“大概是没睡好。”
“哎?!!”小樱听到他的回答,立马把手头的食物清理了一遍,跑到他身边才开口:“是伤口又痛了吗?”
妻子的神色太过严肃,很容易让人联想到她在战场的时候又或着是在医院时候的样子。
明明刚刚还在头疼的脑袋,却在看到这样一张的脸的瞬间放松了下来。
佐助摇了摇头。
“没事的,樱。”
“真的吗?”小樱看着他的脸,看了好一会,似乎是想要从这样波澜不惊的样子中看出什么来。结果,她只是微微笑了笑。
“没事就好。千万不要逞强。”
他原来在她的眼里可信度这么低啊。
佐助像是有了什么新发现一般的点了点头。
得到了还算可靠的保证,小樱又跑回了锅子前。头也不回的说道:“早饭还没有那么快好哦。佐助君可能要等等,可以随便的先做点别的什么事情。”
男人挑了挑眉,走到了她的身后。很自然的抱住了这个有些娇小的女人。
其实还是很困的,虽然之前因为噩梦的原因,没有办法再度的睡过去,但是身体以及精神上其实都在告诉自己,他还是很困的。
稍微的低下头,就能嗅到她脖颈间微微散发的香气,还有不远之处传来的味增汤的气息。
有点想睡觉了。
男人抱着她虽然一动不动,但是小樱还是觉得果然这样赖着起不来的才比较像佐助君。刚刚那么早就站在身后的样子,真是着实把自己吓了一跳。
没睡好呢。
他说。
小樱想了想,还是应该找个机会趁他还在村子里的时候,好好的做个检查吧。
不过现在……
宛如人形树袋熊一般的靠着自己的佐助君是很美妙啦,可是现在这样的状况简直完全无法动弹嘛!她轻轻的唤了唤,结果对方似乎连眼皮都懒得抬起来。
小樱关了火。
“去床上睡吧。”
说完她又闭着眼睛补充了一句:“我陪佐助君。”
白皙的皮肤微微透露出的粉色,宛如她名字一样的美。
目的达到了。
在不被察觉到的那一刻,男人的嘴角久违的弯了起来。

再次醒来的时候,旁边的被窝已经微凉。但是自己的确已经睡了个好觉。佐助坐起身子,顺手的拉开了窗帘。天已经很亮了。属于这个季节独特闷热的气候,正从窗外一点点的漫延进屋子来。
一番洗漱之后,佐助很容易的就找到了小樱给自己留的食物,顺便还附带着一张便签,表明了因为医院的事情,她必须先离开一会,当然也会尽快赶回来的。
佐助看完以后,把便签塞回了衣服口袋,又坐下来把食物安静的吃完之后,他才发现一件事情。
久违的,他竟然无事可做。
各路好友特意的通过各种旁敲侧击,示意他有空记得多回来看看,比起别的事情来,家人明显是更重要的东西。
只不过,现在他回来了,妻子与女儿却各自有事要做。这样的情况,不知道在不在那些劝说自己的人所能预想的情况中呢?
佐助站起来,把空的碗筷放进了水池子里。厨房的阳台上,放着小樱买回来的玻璃瓶子。因为天气炎热的缘故,现在里面插着的并不是鲜花,取而代之的是看起来十分清新的绿色植物。
如今正在生机勃勃的生长中。
他环顾四周。整洁干净的厨房,铺着格子布的餐桌,几步之遥的客厅,以及布置的令人十分舒服的卧室。
很不可思议吧。
这么简单就能构成的东西,他却觉得自己为了这个似乎已经等了太久太久。
还是出去走走吧。
佐助一边这样想着,一边开了门。

说是出去走走,路线却在无意中变成了固定。下意识的去看了眼之前在回来的时候见过的猫。结果绕了一圈,却发现他们安静的躺着大树的阴影下。
或许猫是这个世界上最懂得如何寻找凉快地方的生物了。
佐助在它们的旁边坐了下来。
阳光从树叶的缝隙之中透过,斑驳的光影随着偶尔吹过来的清风摇晃。空气中很明显的能感觉到干燥的气息。
不过……
佐助看向了在自己身边睡的一动不动的猫咪们。
这里的确很凉快。
他看了一会猫咪,思维难得涣散了起来。想的远了一些,便记起来了今天早上的那个梦。
或许是因为在各个不同空间经常调查的原因,偶尔的他会梦到一些不同的事情。说是后遗症也好,赎罪所付出的代价也可以。这样的梦大多情况下,都不太好。
他梦见了当初的自己,做出了不同于如今的选择。所见之处,到处都充满了令人不愉快的血腥的气味,满眼的红色。如同被倾倒在在画布上的颜料。满目疮痍。
憎恨与哭泣。
没有一丝光的世界,与如今他坐在这棵大树底下截然不同的光景。
佐助伸出了自己还完好无损的那只手掌。上面已经开始显示出了岁月给予自己所历练的痕迹。
与小樱旅行的时候,他见过自己所造成的伤害。失去妻子的男人对着他说过的,不会原谅自己。
原来活着是一件比死去了还要更好的事情。
正因为活着,他才能用这双眼睛和这只手去做更多的选择。
好的或是差的。
那都是活着才能做到的事情。

“原来佐助君在这呢!”
男人抬起头来就看见妻子正弯下腰微笑的跟自己打招呼。
樱的身上还有消毒水的气味,应该是刚从医院出来的。她在自己身边哇了一声,感叹道原来还有这么凉快的地方,才坐到了自己的旁边。
“没有回家吗?”
佐助问她。
樱摇了摇头。又再度笑了开来。她微微的蜷起了腿。侧着脸看着他。
“总觉得佐助君不像是老实会呆在家里的人。”
“所以,从医院出来随处的逛了逛。没想到,果然被我找到了呢。”
樱说到这里的样子,显得十分得意。粉色的头发在微风中扬起。
那双纤细的手指有些不好意思的挠了挠脸颊。
“樱。”佐助开口:“我以前,曾经想要杀了你。”
樱的瞳仁在听到这样的话语之后,微微的张大了些,随机又很快的眯起了眼睛。
“嗯。也是呢,那个时候的佐助君的确能感觉到很浓厚的杀意。”
明明不是一个很开心的话题,她却说的如此的释然。
自己的妻子果然是一个如同想象中的那样。坚韧而又不屈。
他在旅行的途中见过的,开在各处,无论何时都能生长,绚烂绽放的身姿如同眼前的她一样。
那样没有办法能忘怀的花。
“我……不会原谅那个时候的佐助君的。”
沉默了一会,樱开口。
“在佐助君赎清这些事情之前,我都不会原谅你的。”
她的嘴角上扬,露出漂亮的笑容。
“所以一定要在最后的那一刻,才能对我说对不起哦。”
又有风起,身边的猫咪长长的打了个哈欠。佐助对着妻子点了点头。
“嗯。”
一定会在这条生命走到最后一刻的时候,再来跟她好好的道歉。
那个时候,我心爱的你会说什么呢?
这样的余生。
如此的充满期待。


“好了,时间也差不多了。”樱从树下站了起来,拍了拍身上的杂草。“佐良娜说不定已经回家了,看不到我们就不好了。”
“走吧。佐助君,我们回家。”
朝着自己伸出来的手如此的纤细又如此的美丽。
男人也站起身来。
他回握住她的手。
回家。

end

写完之后,觉得自己还是两个月别上loft⋯⋯扑通哭喊着跪下。求原谅【等等】





评论 ( 3 )
热度 ( 116 )

© 三途川的鷹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