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好,我是SAKIYA。
「试图用谎言架构真实人生的愚蠢人类」

【火影忍者】【佐樱】wish

*深夜产物 
*二部助子的内心独白多,樱没出场 
*ooc有,慎入 
*短打 

 

“啊,这地方倒是不错。” 
“水月你闭嘴,会打扰到他休息的!” 
“好好好。但我觉得你的声音比较吵。” 
这是少年复仇之旅途中难得的闲暇,移植后的双目还未能配合肉体,到底像是在时刻提醒本为异物般隐隐作痛。 
它不是属于他的。 
他有些疲累,在一片混沌中勉强看清一棵树,便背靠着它坐下来。水月和香磷的吵闹他向来懒得理会,此时的他把他自身活成一把抛弃了刀鞘的剑,要么毁人,要么自灭。 
“要休息一下吗?” 
是重吾。 
“啊啊……稍微整顿一下吧。” 
“我明白了。” 
那男人虽知佐助看不见,但仍旧略微颔首,接着退到远处。 
 
天气不算炎热,季节约是刚跨入夏季,艳丽的花朵三三两两接连死去,只有绿色浓烈地铺开,让佐本该看不清的眼睛,都能捕捉到一丝鲜艳的微光。 
“……sa” 
他没能发出完整的音节,哪怕是三个再简单不过的假名,在第一个音漏出来后,就被强行按下了停止键。 
印象中,佐助并没有什么关于植物的知识,可就算如此,他还是记得现在在他身边的、铺满一整片山头的绿草,叫做车轴草。 
太阳穴突突跳着,走马灯轮回转动,他独自坐在树下,呼一声,和场景有关的过去就开始自动播放。 
 
“佐助君!那个……恭喜你任务完成!这个…送给你!” 
女孩子笑得甜美,长长发丝飞扬在空中,红色连衣裙上到处都沾了小碎叶,在少年并不算美好的过去里,他下意识把它分类在还算美好的那一块。 
“……这是什么?” 
他确信捏着的是一株植物,但并不懂她干嘛送他这个。 
“我听井野说,这叫‘车轴草’哦!虽然遍地都是,但要找到四片叶子的还真是不容易呢,哈哈。” 
她讲话还真是老不在重点上,恩,车轴草,他手上的这株四片叶得来不易。所以呢? 
“所以?” 
“啊啊啊,那个,怎么说呢?佐助君有没有什么想要实现的愿望?” 
愿望?他的愿望只有亲手复仇而已。 
“我的愿望?才不需要靠这种东西。” 
十二岁的少年眼神冷得像冰块,十二岁的少女笑容暖得像37℃的温水。 
“那,我帮佐助君许个愿望吧,好吗?” 
“……随便你。” 
他捏着那一株特别的车轴草,只感到有些微微暖意,渗透进还留有一线间隙的心门后。 
樱双手合十,虔诚许愿的样子,柔软的手指,纯粹的目光,不会灼人温度正好的灿烂笑脸。 
“我呀,许了个……” 
 
! 
他猛然转醒。有些茫然地朝四周看过去,一时半刻竟然有些分不清他是还在村子的他,还是和鹰小队一起活动的他,而这犹豫转瞬即逝,因为重吾就站在离他六步开外,屏息凝神,等待下一个命令。 
“……我睡了多久?” 
“差不多十分钟左右,我建议再休息下比较好。” 
“不了,就这样吧。” 
他不再是那个他了。 
佐助握住草薙剑,疲乏的躯体并未因短暂的休息得到半分缓解,不,对他来说,可能是愈加疲累了呢。他花费心力遗忘的东西只是在暗处徒然生长,只要那源头还存在,就会不断不断地长出来,然后他还要分神去对抗这些他认为无用的枷锁和羁绊。 
佐助从树荫处走出来,阳光从叶间缝隙洒落浇了他一脸一身,但他并未感受到暖意。 
这就对了,他淡漠地笑。 
 
“喂,水月,香磷,出发了。” 
“好好好。” 
“你看!!我找到了四叶草!!” 
香磷兴奋地跑过来对他说,“能实现愿望啊!我要给……” 
“不需要。” 
“呃?!” 
三人都被那突如其来的杀气吓到。 
“那种无聊的东西,快点扔掉上路。” 
他背向他们迈开步伐,重吾早早跟上,水月和香磷则面面相觑后,也一同追了上去。 
 
他没发现靠着休息的那颗树下,那片仿佛可以钻出画面的绿色之中,也有一株四叶草兀自生长。 
没有子株,没有多叶,孤零零的它仿佛就是为了那个唯一的愿望而活了下来。 
埋下的一点点种子,希望它能开花,希望它能结果。 
不要有多好看,不要有多显眼,只要努力地活着就好了。 
“我希望你能幸福呀。” 
小小的她,和彼时背向希望的他,这脆弱又坚固维系,请让它殊途同归吧。 
 
——希望你能幸福呀。 
你没听到的,她为你祈祷的话。

评论 ( 8 )
热度 ( 68 )

© 三途川的鷹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