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好,我是SAKIYA。
「试图用谎言架构真实人生的愚蠢人类」

【驱魔少年】【神娜】【短篇已完】君に青を染め込む

将你以青色浸染

 

*人物属于星野娘,OOC属于我

*最近开始写甜文了也是画风不太对……

 有同系列的前传两篇:1.世界はまるで抜け殻のよう 2.因为梦里没有你

 

“神田。”

“……”

“神田。”她不安分地坐在自己床上,捎带恼意的视线朝坐在另一边靠背椅上的长发男性直射过去,但有些可惜,它似乎被对方给无视掉了——他仍旧保持闭目养神的姿态,并没有理会她的呼唤声,“荞麦面武士!”

这个称呼好像有点儿起效,椅子上的男性稍微动了动,但还是没做声。

“沉不住气的家伙!”

“……”

“一根筋的笨蛋!”

“你啊……”他冷笑着缓缓开口,狭长双目盛满对这个不识好歹的少女的怒气和,一点点怜意,“说上瘾了是吧……”神田站起来,朝少女微微俯下身,她便被整个笼罩在他的身影之下。

“谁叫你不理我啊。”

“病人就好好躺着,然后闭上眼睛,给我睡觉。”

“我已经睡了一整天了!倒是神田君你也受伤了啊,为什么你就这么快恢复……真是不公平。”

“这是公不公平的问题吗?!”

她不甘示弱地抬起头想瞪回去,但仰起脸的瞬间李娜丽就后悔了。好近!好近!鼻尖和鼻尖几乎零距离,在这个情况下,她连对方长长的睫毛都能看得一清二楚。明明是个男孩子呢,可是却比自己漂亮很多倍,头发到底要怎么保养,才有像他这种绸缎般的效果呢?皮肤也是,又白又细腻,啊,说起来亚连他也很白……不过不一样,要说的话,亚连是属于‘清瘦’,而眼前的他,应该可以被归类在‘美丽’一类吧。

“真狡猾啊……神田君,明明是个男孩子。”

身为女性的自己,却对身为男性的神田产生了对外貌上的嫉妒心呢,李娜丽稍不甘地抱怨道。

女孩子嘟起嘴的模样实在太过可爱,加之这份可爱与强大的武力值正好成反比,神田对她这个模样倒是非常熟悉,从小到大,他见过太多次太多次。

——然而,并没能产生抗性,不仅如此,随着对方年龄增长,这表情的杀伤力有愈加增加的趋势。

他能看清楚紫色眸子里自身的影子,她的瞳孔从他们初相遇开始就清澈见底,时隔已久,更添几许坚毅与温柔。少女如今在众人眼前,多数时会表现出成熟的一面,但在他面前会露出只有他熟知的神色,依赖,眷恋,安心。而这又和与考姆伊间亲人的维系不同,他们两人彼此间有条看不见的线从过去相连,它是在长久与生死并肩前进时,一同被埋进灵魂深处的执念。

她因而越发动人,从最初他看见的花苞,沁出幽香。他想,他要在看不见之前,将它们的样子,全部,用心记在脑海的画面中。

“‘男孩子……?’”他对这个称谓有些哭笑不得,神田早已越过孩童时期,从少年一路向青年跑去。

“总之就是,很狡猾啊。”

“突然之间说什么呢你……”

“睫毛又比我长,头发也又长又滑地很好看,嗯,手指骨节也很漂亮……哇?!”

她如数家珍,一样一样地扳手指算着眼前男子所谓‘美丽’的地方,唯一误算在于,她将心中所想的一切,全都不慎说出口了。脸腾地红透了,李娜丽以掩耳不及迅雷之势,立刻就把头埋进厚厚的被子里,神田坐在床边,叹口气站起来,头转向少女没藏进被子的纤细脚踝。

这家伙好像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就把自己错认成女生了吧?

小优、小优地乱叫,好几次说了她都不听,语气不小心重了一点儿的话,她就会露出受伤的眼神,他则会懊恼地继续不理她。不过半晌,她又会小优小优地黏上来,怎样都赶不走。

然后她一天天长大,从依赖人的一方,变成被依赖的一方,他竟有些不习惯了。不过,偶然还是会对他露出小女生表情的她,他环顾同伴甚至考姆伊,他都知道。

除了他。

嗯,除了他。

 

“你叫我来到底是要干什么?再不说我就走了。”

“等、等下啦!”

她继续把头埋在被子里不让他看见,单用没绑绷带的左手轻扯住他的袖口,奇怪啊,应该看不见才对,为何一抓就抓住了呢?

“干嘛啊?”

“帮我……”

“什么?”

“帮我……帮我涂一下脚指甲油啊!我左手涂不了!”

现场有长达数十秒的死寂。

指甲油?那是个什么玩意儿?虽然神田确实长得像女人,但那也是小时候的事儿了,现在再在他眼前说这话,李娜丽之外的所有人都会被六幻砍到渣都不剩吧。

“啊啊啊,之前一直是米兰达帮我弄的……现在她有任务不在……”

“那你等她回来啊。”

“可是……”

她终于从一团白色鼓起的棉被中露出一颗头发被弄得乱糟糟的脑袋,稍微有些乞求似地,带了点儿慌张和绯红的,难以开口的羞耻心和希望能得到回应的期盼迸裂出暧昧的气氛,神田不知怎就把眼光游移到她纤细的脚趾上。

零零落落,已经看不清颜色的,苍白又细腻的腿。

“真麻烦……”就在以为他会坚持拒绝时,他说,“那玩意儿在哪儿呢?”

“啊啊,在床头,嗯嗯,就是那个抽屉。”

“……”

目瞪口呆,他不知该用什么表情面对这一抽屉指甲油,女孩子都是这样的吗?他们接触的女性少之又少,能在日常生活中产生如此交集的,基本上也就只有李娜丽这一个对象了。

“那,就让神田君选个颜色好了!当成是谢礼。”

“哈?”

你自己选啊!虽然想这么说,视线却被其中一瓶幽蓝色,略带偏光的颜色吸引住了,不是纯粹的蓝,也不是绿,是很微妙介于两色之间的青,但在光线作用下,却能反射出蓝绿色的光。

青色啊。

他嘴角略微扬起,把小巧的瓶子手入手中。

“就这个吧。”

神田再次侧坐到床尾,把李娜丽的脚托起来放在自己膝盖上,这姿势实在太过暧昧,让李娜丽不由得怀疑眼前这人简直是故意这么做的。

“神田君知道怎么用吗?”

“不就是拧开,往这边抹就好了。啊,真麻烦。”

他虽然这样焦躁地皱起眉,可是托住她脚部的手掌却十分温柔,皮肤和皮肤贴合处传来异样的温热,那热度似乎悄悄将时光都静止下来。

他在她侧前方微微低下头,蹩眉,握住刷子的手没有任何颤抖,涂出来的指甲非常漂亮——比她自己涂得好看多了。

“真厉害……”

“是你老是笨手笨脚的吧。”

头也不回地顺了一句,他开始涂第二个脚趾。李娜丽得以瞥见他头顶高高束起的发辫,恍然想到原来已经这么久这么久了,顺着两侧的发线往下,看到挺秀的鼻梁,睫毛的倒影,没什么颜色的薄唇。风倏地从打开的玻璃窗中吹过来,他的侧发就垂在了她裸露的小腿上,有些痒,有些……

女孩子的身体真的很软,她就是一直在用这样纤细的身体在战斗的吧。苍白,好像一用力就会折断的双腿,她能用它们战斗。支撑她的生命,和,更多更多人的生命。

他像头美丽的兽。

不知为什么,在他涂完左脚,换右脚开始涂的时候,李娜丽脑海里突然撞进了这样的一个词语。有些奇怪的比拟,但不知为何,就非常合适。

他表情小心翼翼,有些不被人察觉的紧张。

她神色憧憬而平静,有些不被人察觉的期望。

而这份期望,是不会被得到回应的,因为不能,所以小心而默契的沉默之中,仅以此刻的平静盼以永恒。

永恒都是用画面和转瞬下定义的,这很奇怪不是吗?

“好了。”

少女宛若白瓷般的脚上,青光盈盈点点,光线略偏一侧,就会同时闪出绿色蓝色的偏光。

青涩的,成熟的,摇摆不定间渐渐长大了的,他从前就为她留好位置,但却绝不会告诉她的。

他低头,亲吻她指尖。

“……神田君?!”

“回礼。”

“诶?!我没做什么啊?!……呃……?”

少女满脸通红。

平和又安静的日常啊,时间走得慢一点,让离去脚步的倒计时,不要这么快就接近。

“没关系,这是补给以后的。”

他站起身,背对她,所以两人都无法看清对方脸上的表情。

“嗯,那我会等着的。”

“随便你吧。”

“那我就追过来嘛。”

“哈哈,来试试吧!”

他难得地笑出声,转过头摸了摸她的头发。

 

咔嗒,咔嗒,咔嗒。

就算此刻,挂钟也从未曾停下脚步。

慢一点吧。

再慢一点……


评论 ( 8 )
热度 ( 36 )

© 三途川的鷹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