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好,我是SAKIYA。
「试图用谎言架构真实人生的愚蠢人类」

【火影忍者】【佐樱】【短篇已完】是时光正好吗

*几乎没有故事情节

*短打,请当成是上一篇有关联的樱视角

*或许是甜的,或许是苦的吧

*人物属于原作,OOC属于我

 

 

当月光轻抚面颊时,春野樱睁开双眼。她自从那个夜晚后便向来睡得不甚安稳,任何细微声响都能把她从梦中唤醒,而这梦有时是好的,更多时候是不那么好的,那个背影总是不肯从过去离开片刻,但不管是闭上眼还是睁开,她都知道,他不在。

他不在。

然后她眨眨眼,目光直直凝视窗外明亮月色,明天也是个好天气吧,樱下意识想着。

樱在战后地每天几乎都忙个不停,忙到恍惚中自以为连熟悉的脸都快忘记了,她拿着清创用的东西在拥挤的临时帐篷之间穿梭来去,没来得及看清眼下的路,身形不稳一个趄趔就往前倒去,霎时有人便撑住她的肩膀——

“春野医生!”

是个黑发的少年。

“sa……啊。抱歉啊,谢谢你。”

“嘿嘿,没事没事!春野医生可是我们的支柱!你自己也要注意休息呀。”

少年浅浅一笑,是那人绝不会露出的表情。她试图以微笑回应,但话语如鲠在喉,连音节都未能发出半分。

待自己站稳后,他方才向后面的帐篷走去,她僵直着身体扭动脖子往后看,只见他撩开不远处的某个帐篷帘子,里面探出一个紫色长发的脑袋,少女脸上先是惊讶,而后伸出没有缠着纱布的胳膊去抚摸俯身微笑的少年的脸颊。

熏风微动,时光正好,谁也没有失去谁,他们大概找到了属于彼此最重要的东西吧。

 

她呢?

绿色眼眸里无悲无喜,只是悄悄地,有什么不再闪着光了。

罢了,这样也好。

她收回目光,唇角牵起自己都不曾想象过的弧度,脚步轻快,继续迈往下一个需要她的地方。

 

春野樱。

佐助回来了。

佐助和鸣人,两个举世无双的笨蛋打了一场举世无双的架,拼上全力互相折断对方一条胳膊。佐助这个笨蛋说不想把它接回来,她第一次打断他对她说话,而对方也同样第一次这么焦急地不惜被打断也要继续说。

他对自己说什么?

他说对不起。

他说对什么对不起。

他说他对自己做过的所有一切。

 

对不起,丢下你离开了。

对不起,曾经真心想杀死你。

对不起,总是一次又一次伤害你。

笨蛋。

她听到自己轻轻说道。

对谁说的呢?

对他吧。

对她吧。

对他们吧。

 

又哭又笑的过去已经过去了吧?她的少年又变成一如既往素净的样子从淤泥中一步步走出来,身上似乎带着山荷花的微香,未染尘埃,是她最熟悉的模样。踏着被踩碎的一地月光,波光粼粼的希望好像又重新从世界回到了她的眼眸之中,她要去,不管这次他将要去哪里,她决定了,他也承诺了,所以他不会再是个再怎么追啊追啊也追不上的地平线。

跑着去,她会去的。

“下次吧。”

嗯。

樱无端确信,自己脸上的表情和当时在某个夏日的午后,从帐篷中探出头的少女大概一模一样。现在已经不是夏天了吧,春去秋来,季节接连变换,接连死去,又纷纷重生而来。

 

“樱,我回来了。”

是时光正好。

所以上路吧。


评论
热度 ( 40 )

© 三途川的鷹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