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好,我是SAKIYA。
「试图用谎言架构真实人生的愚蠢人类」

【火影忍者】【佐樱】对过的世界③

*OOC到飞起,没眼看

*大家好,失踪人口又回归了……

前回指路→1 2

*本作将会收录于《春花月夜》【印量调查点我】,距网络更新还剩下2~3次左右,我们本子里见啦


果不其然,本来就不算太大的客厅被人挤满之后,就显得非常吵闹和狭窄。在鸣人第三次打断她思路大声笑起来的时候,她啪叽一下把笔拍到桌子上,“你就不能安静会儿?!”佐助早已预见这种状况,所以吃完饭后早早回到房间把门一锁,仿佛外面的喧闹和他无关。说好的研习会本来应该只有鸣人和鹿丸井野他们,结果在鸣人的大力游说下,一共来了六个人,连预先备好的事物都不够分,还瓜分掉了佐助家最后的余粮,不仅如此,鸣人还强行要求喝酒,虽然最后在佐助和樱两人的杀人目光之下作罢,但研修会一开始这家伙就去以会口渴买了一堆饮料回去,里面有酒精果汁。

“可是真的——很——无聊啊。”

鸣人眼前的卷子几乎动都没动,和坐在他旁边的雏田形成强烈反比,对了,卷子空空的还有那个鹿丸。

“你到底想不想复习,不想就回去吧。”

“不想,但也不想走。”

“你几岁啊。”

于是一桌人都饶有兴趣地停下手中的事,颇为默契地看这两个从小斗嘴斗到现在的家伙。

“总之我要留下来啊!”

“吊车尾,这是我家。”

“呃……”

最后终结这段对话的,是臭着脸从房间出来的佐助。他拉开凳子非常自然地往樱身边一坐,抬起脸对她说:

“笔记呢?”

“啊,什么笔记……”

“高数。”

“等下,高数怎么了?”

“呵呵,”佐助的脸更臭了“求我教你们高数的,不知是在座哪两位啊。”

一秒不到,鸣人和樱都乖乖闭上嘴。研习会回到了刚开始的状态。

 

佐助是个非常努力的人,即使在天文系老教授的口中是近几年难得的天才,也并不妨碍他在学习上的苦心,同为优等生的樱非常能理解这点。任何成绩都不是凭空得来的,在有项目时他的灯几乎每天要从晚一直炼到不需要开灯的早晨,他从未迟到,当然也没有旷课记录,作业总是第一个交,项目也几乎都是一个人完成的。要说缺点,就是他实在不会和他人合作,非常有人气的人到大学就会变成是拥有人格魅力的那群人,总是孤身一人和周围格格不入的他自然是被排除在外的对象,而这也不妨碍他依旧是最受教授欢迎的学生,嫉妒中伤也接踵而至。

‘知道吗,那个宇智波。’

‘不是老被那群老头子夸么,也不知道什么来头。’

‘你居然不知道宇智波!上个那个谁也是我们学校毕业的啊,听说内部有人吧。’

他当然不会去理会,但偶尔还是会造成麻烦,比如临时变动的课程没有人通知,临时换教室或者有考试,他就是被排除在外的那个。非常讽刺的是鸣人在大学里人缘很不错,他们俩的境遇直接天翻地覆——就算如此,也并不能影响他们几个牢固的关系。

 

“这里不对。”

“哈?哪里?”

“所以说,要……这样,才能……这样。懂?”

“我不懂啊!!”

“……不及格算了,你个吊车尾。”

“其实我也……”

“……”

怼上脑回路根本和数字无缘的两人,饶是连续三次满分的佐助也束手无策。他本来就对如何指导别人毫无概念,糟糕的解说加上鸣人和樱对数学糟糕的理解力,零乘以零最终等于零的效率让他直接放弃,他站起身,两人面面相觑:

“教教我啊!”

“佐助君,对不起……”

他只好叹口气又坐下来:

“我不太会解说,下次你们找卡卡西吧。”

“卡卡西不是我们高中老师吗?!找他没问题?”

“别闹了鸣人,他是我们大学的荣誉教授啊,数学系的。”

“我都不知道……”

“…也没指望你知道就是了。”

 

闹腾过一阶段后,指针走向晚上八点左右,鸣人自告奋勇送雏田回家已经先离开了,鹿丸也相继离开,剩下樱还在和最后一道数学题奋战。

“我做完这道题就走!”

也不是要赶人,面对樱有些着急的解释,佐助默默在心里吐槽。眼光顺着女孩子因热意而有些绯红的脸颊移向葱葱指尖,A4草稿纸被和题目毫不相关的公式填满,唯独缺了解开那道题的式子,完美避开正确答案大概也是才能的一种,佐助叹了今晚的第三次无奈的气,在她右手边再次坐下。

“用XX公式,算出这个答案,”他们距离很近很近,佐助的鼻尖几乎可以触碰到樱的脸颊,樱一动都不敢动,甚至不敢大声呼吸地僵直在那儿。

“樱?”

“啊啊,嗯。然后呢?”

呼唤自己名字的声音在耳边响起,略带困惑,但毫无任何暧昧的迹象,只是单纯的呼唤声而已。她回过神来盯住他写的公式,要小心一不留神心就被这娟秀字体带走。满脑子都是这个人,她束手无策。

“然后就是用你写的这里,代进去,就可以算出来正确答案了。”

他把樱压在左手下的草稿纸抽出来在其中某个公式上打了个圈,加上着重符号,接着最后把纸递回给樱,起身把樱和他自己的杯子收走。

“那个……”

“算完就回去吧。”

他总能推导出正确答案。

“好!”

樱把又能独处的快乐收进心中慢慢发酵,盯着纸上红色的油性笔笔记,她想起的不是即将到来的考试,而是他们高二开始每个期末考试前雷打不动的学习会,有时候不像老师的老师卡卡西也会来参加,最后以他们几个打打闹闹的吧拌嘴作为收场结束。学习会在高三最后那个暑假戛然而止,直到今天才以一种毫无变化的姿态重新出现。没人说多余的话,而过分的默契也依旧让她的心,隐隐作痛。

她把大把的幸福快乐拿出来想要与他分享,她茫然无措,双手满满的都是她能给的愿意给的东西。

而他要吗?

她的难以名状的情绪,收件人不明的信件,全是一无所知的她的全部了。

他要吗。



评论 ( 1 )
热度 ( 42 )

© 三途川的鷹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