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好,我是SAKIYA。
「试图用谎言架构真实人生的愚蠢人类」

【火影忍者】【佐樱】【短篇完结】相似之物

*佐樱要素比较少,完全是自我满足的产物

*主视角为佐井,微sai单箭头樱,不喜勿入

*短打,非常短

*灵感来源于川端康成——《睡美人》

 

这间房子确是有女主人的,只不过是只猫而已,几个月前,宇智波佐助不知道从那里带了只猫回来,然后就一直放养在宇智波大宅里。猫儿有纯黑的毛色,翠绿的眼睛,脖子上是非常不符合佐助个人品味的粉色项圈,上面有个花型的吊坠。她应该还没有名字,或许是宇智波佐助并不在意这些,总之,这是只非常漂亮的黑色小母猫。

Sai走过宇智波大门,在并不高的围墙上看到了借助老树枝桠爬上去的黑猫,似乎因为爬不下来而着急地叫唤着,sai不是对这种事有兴趣的人,但今天不知为何却停下了脚步。

“怎么?下不来了么?”

当然是不可能得到回复的,只有猫儿象征性地叫唤了几声而已。

一人一猫就这样对峙着,最后sai败在猫儿温软的喵声中,爬上墙坐了上去。

“你家主人呢?”

要是有人看见的话,大概他会被告私闯民宅吧。好在这是个没什么人经过的小路,怪不得直到他走过为止都没有人发现猫才存在,平时根本就没有人会走这边。Sai在交付报告回来的路上抄近路回住所,说来也算是巧合,普通人也不会有坐在宇智波宅围墙上的经历吧?他可能就是头一个。猫似乎完全不怕他,或者说完全不怕人,总之不管哪个都好,她毫无顾忌地爬上sai双腿。

“喂喂喂——。”

他苦笑着试图把她赶下去,但对方似乎看上了那微暖的地方,在初秋的凉气下,人的体温就成了最好的取暖处。Sai把她抱起来,她就伸出爪子发出呼哧呼哧似乎是生气的声音,于是看样子暂时直到她满足位置,sai都得待在宇智波家的墙上了。

“那家伙似乎把你养得不错,真是看不出来啊。”

揉着猫的下颚,她发出满足的咕噜声,伸了个懒腰后把脸扭向sai那边,睁开双眼,满是还没睡醒的神色。

瞳色是非常好看的碧绿,圆滚滚,阳光透过去就像玻璃球一样晶莹澄澈,sai的脸倒映在她眼底,是那张难得正经的表情。

“我有点懂那家伙为什么会养你了。”

他把她抱起来,挣扎了一会儿之后她乖乖伏在他怀抱里,乖巧地不再乱动。Sai顺势跳下墙,走到宇智波大宅正门口。

敲了几声门无人作响后,觉得再在原地等待也不是个好办法的sai决定抱着猫四处转悠,那家伙经常会因为出任务长时间不在吧,忍者养宠物也真是奇怪,他边想着边给猫用手梳毛,猫发出了满足的咕噜声,他也不知道自己脸上的表情也缓和下几分。

 

路过公园时猫挣扎着跳离了sai的怀中,自顾自追着蝴蝶一路跑到了小森林里,好在似乎猫儿对这里也熟门熟路,没一会儿就自己回到了他脚边。黑猫毛色油亮油亮的,在太阳下闪闪发亮,一看就是喂得很好。然而一想到那个人,违和感就更重了。他和这只猫似乎曾经有段时间是村内流传甚广的话题,大家茶余饭后的闲谈都会有一句没一句地聊起来。为什么要养这样一只猫呢?她在前面跑来跑去,他在后面不紧不慢地跟着,大概这就是他们平时散步的路线吧?他们走过了多少回呢?用这双脚,用那双眼,浅笑言兮如风吹过,将往事吹平,将难以言述的情绪,难以名状的心情打包起来盖上锁,藏在谁也看不见的地方后露出相安无事的笑容。

她不会开口说话,但仿佛能懂得人心,翠色眼眸仿佛看穿了一切事物般超越心,超越他现在身处的宇宙,从遥远过去衍生到无限的未来。仅仅一眼便能了解原因,世界上最初也是最后的咒语般,将人束缚在其之中动弹不得。

“你叫什么名字呢,我想我大概能猜出来,因为都是一样的。”

绕啊绕啊,绕回一圈又重新回到他们相遇的大门处,猫儿喵喵叫着,似乎觉得主人应该已经回到了家里。

他们刚刚经过的地方大多人迹稀少,但风景却非常美丽,好几个地点就连sai也不清楚。他如今踏过的足迹是曾经他们走过的地方吗?刚开始以为是猫儿很聪明地绕开了人多的地方,然而最终地点走向宇智波大宅门口时,他心里咯噔一下,似乎所有的问题都找到了答案。

他们是如此相似。

“sa……你怎么在这里?”

“怎么,很意外吗?”

佐助依然是张没表情的脸,眼神拐向他身侧的猫。

“不是。回家了。”

后半句话当然不是对他说的,而是这只猫吧。看到主人来了之后,她也非常温顺地跑去了佐助身边。

“她叫什么?”

“这很重要吗?”

语气中没有不耐,但包含着不想再就这个问题讨论下去的拒绝感,黑眸对上黑眸,sai叹口气,放弃追寻。

“我知道这家伙叫什么。”

“……你什么意思。”

“没什么,好好照顾她。”

 

那家伙眼睛是一片死寂的黑色,他和他如出一辙,所以关于她的事情,他们都在奇怪的地方微妙重合。比如姓名,比如表达情绪的方式,比如……他不愿意再多想一些,将无处可去的爱付托给风付托给雨付托给非人之物或是不需要名字的对象,小心翼翼不敢让过多的情绪漫出,否则孑然一身的孤寂感就会忽然袭来,将人压得无法喘过气来。

为爱起个名字吧,将之赋予意义吧,人生还有很长很长,咯吱作响的寂寞会无孔不入从各处蔓延到四肢百骸,而空荡荡的心并不能抵抗侵袭,我们早就被空虚感俘获,落入怎么都无法填满的黑洞之中了。

 

“回家吃饭了,樱。”

没走开的sai在拐角闭上眼,心被空虚和快乐同时填满。

看啊,果然,都是相同的。

樱。

评论 ( 5 )
热度 ( 47 )

© 三途川的鷹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