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好,我是SAKIYA。
「试图用谎言架构真实人生的愚蠢人类」

【我的英雄学院】【胜茶】橘子汽水和金平糖

*交往后同居设定

*私设有

*OOC有

 

他不太习惯醒来之后身边空空的被窝,总是会让他心生莫名的烦躁感,自从又一次烧坏被子后,她就非常贴心地几乎没有在他醒来之前离开过。

然而这次又是怎样?他粗鲁地把被子丢开,露出结实的上半身,控制着力量不暴走。

 

“哎呀,你醒了呀。”

在恼意蔓延出身体之前,源头自己悄悄平息下去,是熟悉的声音。

“你干嘛呢?”

“诶嘿,锵锵锵,”站在门口,女孩子笑得一脸天真,完全看不出前一天晚上大吵一架的痕迹“我们来玩个游戏吧。”

什么鬼。他咋舌,女孩子并非总是会搞出奇怪事情的类型,但今天从刚刚见面开始就怪怪的。

“什么破游戏,大饼脸你是不是哪里又出问题了?”

“是啊,”她回答地倒也是直截了当,指指胸口心脏的地方,“是这里出问题了,所以要小胜帮忙啊。”

“完全搞不懂你在说什么。”

“不懂也没关系啦,总之来玩游戏吧。”

“……麻烦死了,蠢死了。”

“那就是同意的意思!好啦!”

女孩子完全不理会男人脸上挂满嫌恶的表情,反而背过身走出房间,看上去心情好到不像话。

“呿!”皱起眉,嘴上抱怨着,但男人依然捞过上衣穿好,以极快的速度洗脸刷牙,最后看到笑眯眯坐在客厅里的她。

 

“不愧是小胜,动作好快。”一个毫无诚意的夸奖,顺带还有毫无诚意的掌声。

“别扯些有的没的,快说你要干嘛。”

“哦哦——名字就叫‘找到御茶子的大作战’!”

“哈?”

“我会留下线索,请你按照线索找到我吧!!”

元气满满圆滚滚的笑脸看不出一丝端倪,而这让他眉间的皱痕更深几分。到底是怎么了,这家伙,但过去中二时期的他并不会再次急冲冲地横冲直撞,既然对方有耐心,那么他也奉还以耐力好了,要找到她还不容易?他笑了,一脸自信必得。

“挺有趣的,好啊,我就陪你玩好了。”

“我会在重点等着小胜的,于是拜拜啦。”

“哼,我一定会找到你的。”

女孩子关了门,消失身影后他立刻转念开始想第一道线索会在哪里,而这时,不知道是眼力见比较好,还是运气占了上分,总之他立刻就看到了贴在她饭盒上的橘黄色便贴条。

——“非常感谢小胜每次给我做的便当,都非常好吃哦。”

废话,也不想想他是谁,怎么可能会做出难吃的饭。

——“提示!昨晚小胜有没有在反省呢?”

他从来不觉得自己有错,当然反省就更无处谈之,既然这个问句是作为提示存在的,那就一定有意义。他捏着纸条想了几秒钟,决定去看看她用来放东西的书架,也就是昨晚他们吵架的地方。

“啧,真麻烦。”

便贴条一定是被藏在哪本书里了吧?女孩子在这方面格外纤细,但男人也并非枝木般愚钝,他在眼光扫过一排小说、雄英科教材、实力提升系列等乱七八糟的书本后,眼神停留在他们的毕业合照上,他顿了顿,把照片反过来,果然,上面有女孩子纤细的字体:

——“这是我们第一次有合影呢,虽然是大合照,不过我还是很开心。”

他觉得这些事没有意义,不懂得也懒得去懂得背后的柔软脉络,只是有人喜欢,他也就顺势做了这些事而已。

——“提示!对于小胜,最有意义的东西在哪里呢!”

真是简单明了的指示,他冷冷一笑,随之第三个提示也映入眼帘——就在他无数次作为英雄拯救他人,实力提升的代表的许可证上。

原来这家伙早起就是为了干这些蠢事吗?扒拉出他的信息卡在上面呼哧呼哧写留言,真是蠢爆了。他捏住便贴条,使劲儿让自己爆炸的欲望下去一些。

——“提示!家里最有意义的东西在哪里呢!”

他愣了一下,然后走到另外一个橱柜边,里面摆满了各式奖杯奖状和感谢锦旗,被单独划分出来的这块区域是对他们来说非常有意义的东西,但是没有,没有便贴条。

这才第三个提示,后面不知道还有几个,他关上橱柜门,眼睛往在书房里四处看,硬是没想到。他有些烦躁地坐回客厅,看到了被摆在最显眼处的一张照片,是他们两人第一次协力救出的小女孩的三人合影。净是这些东西。她认为有意义的,他认为有意义的。总是惊人重合,但在非常重要的地方却并不相同,但他认可她的这些东西,认可她是有意义的。

他沉默地拿起照片,翻过去,橙色的便贴条又一次出现在视界中,就像每一次她闯入自己视线般自然,却又让他着实困扰不已——哪怕这困扰并不是贬义。

——“对我来说,这是最有意义的一刻了吧。小胜呢?小胜觉得最有意义的是什么呢?”

当然是赢。

迄今为止,他也是一直贯彻着这个信念到现在的,且不容置疑。但她说的这句话简直是在否定似的,更不可思议的是内心几乎相信了这个不可想象的内容,他不是为了赢,起码不光光是为了赢。

——“小胜很强,我知道,可是、”

——“提示!小胜知道我最担心的是什么吗!”

他不是猜心好手,但好在推理能力够好,再加上脑筋聪明,他很快就联想到了昨天他们吵架的内容。女孩子一直不说话,平时叽叽喳喳吵闹的声音不出现,他居然也开始不习惯,她只是睁大双眼一动不动地看着他。

“小胜真的不懂呢。”

“从刚刚开始就这样,你到底要说些什么鬼?!”

“就是说希望以后别再轻率地行动了,配合队友也是很重要的。”

“你的意思是让老子配合会拖后腿家伙的意思?”

“可是他们并不是拖后腿的啊!”

“不够强就是拖后腿。”

“那我也是不是吗?!”

女孩子吼出来,带着哭腔和他难以理解的情绪,“不是这样的!小胜你真的不明白!”一边抽噎一边抹去泪水,她讲的净是他无法去懂得的东西,对于这些,他一向选择无视,但今天似乎不行了,如果自己无视掉这些,他真的能找到她吗?

最担心的是什么。

失败?绝对不是。

受伤?家常便饭。

死亡?她早该接受了才对。

那么是什么呢?

他想到了出久,明明比谁都弱小,但又比谁都强大。他承认了他的强大,并且至今为止都还在暗中较劲。

他为什么这么强。他一直在想,但总也想不明白,所以干脆放在一边,变成单纯打架打赢就好,而后其实他也思考过很久,确实,他确实力量上不如自己,但是……

好在他是聪明的,他太重视自己的力量了。

是医药箱。无论多强,都会受伤,即使不是自己,那也会是别人,而光是力量强大,是无法成为一流的英雄的。

狠狠皱眉,他走到了家里医药箱那里,翻开盖子,便贴条在空气中静静呈现。

——“欢迎来到这里,小胜也有在好好反省呢。”

才不是什么鬼反省,只是想通了有些事而已,是她让他想通的。女孩子在关键点上总有些闪光的见解,所以他们彼此即使常常产生摩擦,也很快就能恢复如初。

——“那么,最后一题,吵架之后,我会在哪里呢!”

呵呵。

收起纸条,腿自然而然迈开,似乎就和知道目的地一样擅自往前行了。阳光穿过树丛落在男人脸上,斑驳光线让他眯起眼。目的地是有售卖甜死人东西的小店铺,他们自己无数回在那边驻足了。

 

她背对着他过来的方向坐着,他一眼就认出了那个背影。

“真快呢。”

“你以为大爷我谁啊!真是麻烦死了!”

“深有感触?”

女孩子咕噜咕噜喝着汽水,面前是一小碗男人见了就要皱眉的东西。

“……”

男人没有回答,径自拿过一瓶汽水,也不拿吸管就这么直接喝了起来。

“嗯嗯,不用回答我也懂,所以这是奖励。”

“这是什么啊?”

“金平糖哦,这家店的特色,好不容易才买到的,我可是等到小胜来才打算吃的呢。”

“你这家伙,明知道我不要吃这种腻死人的东西!”

“但是这是和好的象征啊。”

叹口气,男人随手捡过一颗糖,丢进嘴里咯吱咯吱咀嚼起来

“靠——甜死了!”

“恭喜,我们又重归于好啦。握个手?”

“不要,蠢死了。”

“那就走吧?”

“啊啊。”

两人从座位起身,结完账,肩并肩地走在回去的路上。

 

“看到那些,小胜你是怎么想的呢?”

“什么怎么想的,比起那些,行动才是最要紧的吧。”

“我想听听小胜的想法呀?”

“啰嗦,你不就是想让我更有协调性吗?”

“结果还是暴露了吗?”

“比起用这种游戏,不如直接告诉我,麻烦死了。”

“但是你在笑啊?不是最后还是来找我了吗?”

“……”

“走了,快回家!”

似乎为了掩饰什么,男人加快脚步,女孩一下子被甩在后面。

“是是是,等等我。”

她也笑着。

 

——无论在哪里我都会找到你的,绝对。

 



 


评论 ( 3 )
热度 ( 142 )

© 三途川的鷹羽 | Powered by LOFTER